奶茶烧酒

*NS中🍥
*七代目あなたと結婚したいです!દ=๑๑( ੭ ε:)੭ु⁾⁾

【7049】你的名字我的心事

深夜爆肝作。短篇一枚。
初入圈,有bug有私设,多包涵🙌
请勿上升真人!!!!





休息时间,小男生们大多都在打打闹闹,练习室里全是男孩子精力充沛的笑声与叫喊。

靠着镜子,单手撑在膝盖上顺带托腮的某个少年明显散发出格格不入的低气压。

黄其淋最近很郁闷。

因为他发现陈泗旭从来不肯叫他哥哥。

连敖子逸这个只比他小一岁的,都天天“其淋哥其淋哥”地叫着,笑得可甜。只有他却偏偏对黄其淋不冷不热,好死赖活也就一句“黄其淋”打发了事。

黄其淋表示自己受到了7049点伤害。

但难过归难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嘛。

看着那个从面对镜头都会紧张到哭泣的小男生,现在能够从容的在镜头前展示自己,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喜欢与赞美。想起自己从前带着他跳舞,和他一起合唱的日子,再回首他现在的进步,黄其淋真的很替他开心。

不过还是想听他叫哥哥。

大概是觉得自己被叫“哥哥”的时候,得到了认同和肯定,内心有种莫名的满足感吧。

黄其淋抬眼便看见打闹的男生们,透过人群瞄了一眼坐在对边捧着手机玩游戏正嗨的陈泗旭,内心感慨万千。

哎,我这堂堂娱乐公司的boss,舞社最拽黄其淋,什么时候能熬出头啊。




看着天天粘在一起的张真源和陈泗旭,黄其淋更郁闷了。

两人的合唱的确是很不错。声线非常合,听着让人非常的舒心。

可是私下也要这么黏吗!

以前眼睛骨碌碌转着说“我想跟你一组”的陈泗旭呢!都是我带着只黏我的陈泗旭呢!

关键是,他都没怼过我!都只怼张真源!

黄其淋想到这儿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我不会是抖M吧……”

摇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摇出脑海,再次把视线投向面前的两个连体婴。

哎,弟大不由哥啊。自己一手带大的小泗旭啊跟着别人跑了啊。本孤寡兄长心里很落寞。

哦还是个旁边得批注(官方未认可的)孤寡兄长。

寒叶飘逸洒满boss的脸。今天的boss也是忧郁的。

晃眼又看见两个小朋友抱在一起,牵着小手晃晃悠悠,笑嘻嘻的样子可好看。

黄其淋心里突然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那种感觉有些难受,压抑到难以呼吸。好像好兄弟之间的简单吃醋更加难熬一点。

黄其淋轻锤着自己的胸口,却没能减轻胸腔里的不适。

“太累了吗?”嘀咕着拿起了水瓶猛灌一口,却差点被梗到说不出话。黄其淋这才相信喝水也是可能被噎到的。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潜移默化中,悄悄变了。





不久后到了四月月考。

所有的小伙伴都看出今天黄boss心情超级好。不但穿着一件炫酷的黑夹克开启花样撩妹模式,眼睛不断放电,嘴角偶尔邪魅一笑,连凹造型的时候笑容都收不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有心要撩屏幕面前某个姑娘了。

黄其淋自己也觉得心情很好。

久违的又能和陈泗旭合唱了啊!虽然只有开场短短的30秒。不过自己真的也很满足啦。

看见陈泗旭偷偷瞟自己,转过头去对望却把视线又转开,害羞的样子真的是可爱到不行啊。

“把我的灵魂也带走”,好,你的灵魂哥收下了!装模作样的像抓住什么似的放进自己口袋里,幼稚得就像个三岁小孩,可自己实在是忍不住了啊。

真的,好开心啊。

好像能够理解一丢丢易师兄的弟控情结了。

啊呀,我们队输了啊?

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丁程鑫,我居然还是没有一点懊恼的情绪。我内心还是飞扬的。

黄其淋内心纠结着听完了老师的惩罚内容。

蒙眼……背……吃蛋糕……感觉也不是很难?赢的队伍里挑人?嗯,陈泗旭不是赢的那队里的吗?

笑眼盈盈的转身却差点一秒破功。

张真源你怎么回事!怎么还和陈泗旭抱一起呢!没看见天天找你吗!

“喂!张真源!惩罚开始了开始了!”

黄其淋一边指着张真源一边朝那边走去,趁着天天把他俩拉开了便把陈泗旭拉到了自己这边。

垂眼便看到某人一脸懵逼外加有点害怕的小动物眼神。

“……你这什么眼神。怎么感觉你在怕我。”

“没,就感觉你刚才有点凶……”

呃,我刚才有很凶吗?黄其淋回想刚才自己的动作,好像都是一气呵成的,也没注意表情管理。

“哦,没有我闹着玩呢。走吧我们先去完成了惩罚再说。”

“3,2,1!”陈泗旭一下跳上黄其淋的背,后者却没觉得有什么负担。

这家伙怎么还是这么轻,有没有好好吃饭。黄其淋想着,身上的人却出声了。

“……够不到。”

“欸?那这样呢?”黄其淋这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把背又打直了一点。

“不行啊还是够不到。”陈泗旭有点急了,毕竟旁边航鑫组张牙舞爪的靠过来的确让人颇有压力……

“快快快我要吃那边那个!”听到丁程鑫的声音和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黄其淋的吃货本能(?)突然爆发了。

“谁在我面前吃东西!”要吃也是让陈泗旭吃啊!他那么瘦!

果断改用抱的把陈泗旭举起来,“这样呢?能够到吗?”“直接用手扯下来吧”“小心一点啊”“欸给我留一点啊!”

黄其淋笑嘻嘻的吃下了陈泗旭分给自己的半个面包,却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想不起上一次这么急切的瞬间是在什么时候了。






黄其淋觉得自己病了。

心口难受得越来越频繁,喝水被呛吃饭被噎这种事也是越来越平常了。

都源于四月月考之后,黄其淋在某天吃饭的时候终于逮住机会,缠着陈泗旭不放,只反复问他一个问题。

“陈泗旭你为什么不叫我哥哥啊?”

陈泗旭最开始只是躲闪,左躲右躲发现自己大概是躲不过去了。

黄其淋看着面前的人深吸一口气,一副要干大事的架势。

这,这是怎样?不就是问他为什么不叫自己哥哥吗,为什么气氛一下子变得这么凝重?

“因,因为,没把你当哥哥啊。”

然后发言人捂着脸跑开了。只留下黄其淋一个人呆滞地站在原地。

黄其淋听到了自己心碎一地的声音。

这就是,自己没得到他认可的意思吧……

黄姐姐看着自家弟弟整天唉声叹气的样子也是纳闷,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找了个时间把幽怨的弟弟拖进房间准备好好开导一下。

“其淋,你最近怎么了?整天唉声叹气的,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给姐姐听啊?这样会好受一点。”

“姐……”黄其淋无神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我是不是很差啊?”

“你怎么会这么想?”黄姐姐感觉超级奇怪,自己弟弟从来不会这样自怨自艾的。“怎么了?”

“我……特别想得到一个人的认可。可是,他好像,并不认可我。”

“ta?认可?”黄姐姐瞧着弟弟落寞的样子,好像猜到了点什么。

“还有啊,我最近有些不舒服。就是胸口经常闷闷的,喘不过气,连喝水都能被呛到……”

“你是不是想到那个ta就不舒服了?”黄姐姐嘴角带笑,看着黄其淋一脸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望着自己。

“姐你是半仙吗???”

“我不是半仙。我只是比你懂得更多一点~”黄姐姐宠溺地揉乱了弟弟的头发,“你呀,是喜欢人家吧?”

“哦……啊?!”

“没事儿!我不会告诉爸爸妈妈的!不过要适可而止不能影响学习哦!”黄姐姐笑嘻嘻地走出了房间,留下了黄其淋一人原地脑袋当机。

我喜欢他?

我喜欢……陈泗旭?

黄其淋躺倒在自己的床上,觉得头痛的同时。还感觉脸颊有些发热。







越来越无法直视陈泗旭了。

黄其淋休息时间又缩在角落,悄悄地注视着和张真源打闹的陈泗旭。

尤其是想到“没把你当哥哥啊”,就觉得心痛到窒息。

不行,我不能这样下去。

他哪里不满意我,我改还不行吗。

于是黄其淋又把陈泗旭逮住了。


“黄其淋……你干嘛。”

“泗旭啊。”黄其淋笑嘻嘻地,尽量不让对方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上次你不是说没把我当哥哥吗?”听到这个陈泗旭突然有些紧张,不知所措地抓住衣摆。“……你生气了?”抬起眼小心翼翼地询问,一副被欺负的模样。

“没~有~啦!我就是想知道你是觉得我哪里还不足?我会继续改进的!”

“呃,哪里不足?”

“因为!你看,我带了你这么久,你都不叫我哥哥,肯定是觉得我哪里还不好吧!”

陈泗旭低下头,把手里的衣角扯来扯去。

“你没有哪里不好啊……”像小猫一样的声音,细细地在空气里传播。

“啊?”

“我觉得你很厉害啊。唱歌很厉害,跳舞也很帅。”陈泗旭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还是不敢抬头。

黄其淋简直欲哭无泪。

“没事的我真的没生气。只是想让自己继续进步而已……”

陈泗旭难得打断他,“不叫你哥哥,是,是因为。”

“因为别人不是,都,都在叫你其淋哥吗。我想区分开来。”

“而且我不想被你当成弟弟,就,就想和你一起进步。感觉叫名字,是不是会更近一些……”

“就是这样……”说完把脸紧紧地捂了起来。

黄其淋再次听见了自己心里的声音。

这次可不是心碎咯。

是心动的声音。

“泗旭~!”

“呃,啊!”猝不及防落进了一个怀抱里,陈泗旭感觉自己脸烫的就快爆炸了。

黄其淋蹭着陈泗旭的头顶,笑得像某种满足的大型犬。




之后的之后,他们又有了合唱。能自然的对视。可以相视一笑。

陈泗旭还是会很害羞,但是在黄其淋面前笑得灿烂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也许他还不能理解这种酸酸甜甜的,让人有些不能呼吸的情愫是什么。但是没关系,我也不是太了解。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去一起感受这份美好的情感。

你的名字,成为了我最甜蜜的心事。

END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