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刷自己喜欢的💛
杂🌟

【7月环游世界企划瑞典站】-《一步之遥》

✨(pq・v・`∞)✨

No.13筑梦馆:

《一步之遥》  @温玉。 


 


如果喜欢你是错误那就将错就错,如果喜欢你是正确,那我必须将这种正确坚持到底。


 


 


「波点裤,明天咱俩一周年纪念日你给小爷早点回来。」

看着屏幕上的一行字K3噫了一声删除的干干净净。

「波点猪你记得明天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斟酌了一会儿K3还是按了取消发送。

要是连这种日子波点裤都忘记三哥我就不要他了。

K3纠结了一夜,想发给K1的信息还是到了草稿箱。

第二天清醒的时候K3觉得全身都僵了,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趴在床面上,被子搭在小腿。

抓了抓头发从床上爬下去。拉开厚重的窗帘,光一下子照射进来,细碎的洒落在地上。太阳已经挂到半空了。

K3回头看到挂钟的时针才惊觉已经中午了。门口的拖鞋该在哪里还在哪里,桌子上的水杯也没移动过。K1一夜未归。


 


泄愤似的踹了一脚蓝色波点花纹的懒人座椅,相框平摔到小玻璃茶几上的声音引起了K3的注意。


 


照片上K1搂着K3,K3偏着头偷偷笑的露出了小虎牙。


 


那是去年远行去瑞典的时候拍的照片。


 


一场陌生城市的旅行,让两个人确定了彼此相爱的事实。


 


K1回来的时候,家里意外的安静。若是平时,那小家伙肯定叫着波点裤从房间里出来了。


 


“老三?”K1在家里各处走了一遍,连K3的影子都没看到。最后拿可乐的时候在冰箱门上看到K3留下的便签纸。


 


「波点裤,小爷去旅行了。你要是想到小爷呢就去找三哥玩。小爷在你上次远足吓的尿裤子的地方。」


 


落款是你帅气的三哥。

“啧,老三越来越能折腾了。”把冰镇的可乐灌下去,易拉罐捏扁后顺手丢到垃圾桶。K1只能摇了摇头回到房间收拾行李。出门的时候转头看到冰箱,走过去想了一会儿把K3留的字条撕下来放在了口袋。还带了K3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的木吉他。


 


和K3谈恋爱,就像可乐和薄荷糖的碰撞。会沸腾,会发生化学反应。会发生很多让你哭笑不得或是无法预想的事情。但是,很甜。


 


时隔一年再到瑞典,K3一下飞机就冷的哆嗦了一下。


 


感叹了一会儿北欧的低温,咱们的小少爷突然觉得有些想念K1,的外套。


 


想到一年前的不敢确定到现在的有恃无恐,K3忍不住嘴角上扬起来。


 


K1是个很笨的人,在他身上很少会体现出温柔这个词汇。但是K3在他的温柔空白里填满了很多很多温柔。


 


K3的第一站是沙丘巴登,一个海滨小镇。


 


由于瑞典沿海的地理环境和寒冷气候,孕育出鲑鱼、鲑鲈鱼、竹千鱼、鱼等鲜美的鱼类。这一点正巧击中K3的喜好。


 


每次K1为了逗弄K3的时候都喜欢跟K3夺食,看着小少爷炸毛的样子嘴里还叼着半块鱼肉,K1就越发的想给面前的人安个猫耳朵上去。像足了一只的贪吃小猫。


 


嘴里咀嚼着半熟的鱼块K3满足的眯眯眼。


 


“难得摆脱波点裤,小爷终于能安静的享受享受。”


 


海风迎面吹过来带着咸咸的味道,这是海边城市通有的特点。K3租了一套海边别墅,站在窗台望出去就能看到幽蓝的海。


 


K3喜欢海,更喜欢钢琴。


 


别墅里的钢琴已经有些年头了。K3试了试,音还是准的。掀开琴盖,手指略过一连串的音符跳跃出来。黑白的琴键错落着,修长有力的手指反复的弹奏。但每次都弹奏了只有一半便骤然停下。


 


K3哀叹一声,合上琴盖趴在钢琴上。


 


“波点裤那混蛋什么时候才把另一半曲子谱出来啊。”


 


这首曲子本来是由K3谱的,偶尔K3哼唱的时候被K1听到后便开口要求让K3把未完成的半首曲子交给他完成。


 


只是没过几天K1突然调整了工作,出差的次数一下子变多了起来,那首曲子迟迟没有谱好。


 


K1到达沙丘巴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走在沙滩上留下一串一串的脚印,身影在落日的斜射中慢慢拉长。


 


重新翻出那张谱子的时候K1发现几个转调的地方弹奏出来已经变的有些生涩,因为忙于工作疏忽K3的几个月让K1有些忐忑。


 


Do 是我把你所有干净的笑容都收藏。


 


Rui是我们去年种下的红玫瑰现在蕊中带香。


 


Mi 是你已经成为我心里每个人都知道的秘密。


 


Fa 是第一次抱紧你发现你紧张的不知所措。


 


So 是一把命运的枷锁把我们锁到了一起。


 


La 是拉紧双手十指相扣的时候你手心发烫。


 


Xi 是习惯这辈子的余生一路上都有我们俩。


 


老三,我想谱一首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懂的乐章。


 


 


K3这次出来仍旧带着那台单反,只是这次没机会拍K1,拍了很多别样的景致。


 


一个人去看了圣.乌鲁夫教堂的遗迹,再回到玛利亚教堂。在Tant Brun


咖啡馆品尝了用传统工艺煮泡的咖啡,看着墙边的麻雀等候时机一次一次飞下来在客人用餐结束后偷食。最后到梅拉伦湖驻足了很久。湖边有人骑着单车,云影缠绵,水色缱绻。


 


近傍晚回到落脚的小木屋,推开窗户能看到街道上有几个小孩子吹着肥皂泡。暖色的光照上去反出像彩虹一样的光。透明的泡泡包裹着古老小镇的


 


K3坐在床边远远的就能看的街角边一个穿着深蓝牛仔外套的男人拖着黑白波点的行李箱,身后背着一把吉他。K1不紧不慢的在向这间旅馆靠近。


 


“波点裤?!”K3看到K1立马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站到房门口拉开一小条门缝望出去。K1在登记入住。K3看了一会儿把房门拉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捂着肚子趴到床上笑的打起了滚。


 


哈哈哈没想到小波点会和小爷住到一个地方,波点裤你的品位有进步。


 


301。


 


K1看着手上的门房钥匙忍不住想到了K3。让小家伙看到了这数字又要得意半天。


 


K3侧耳听了半天,K1进房间以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小少爷一直等到七八点终于饿的熬不住了,从房间里悄悄的出来,看K1的房门依旧紧闭着一溜烟就跑到了楼下。


 


等到K3觅食回来,K1还待在房间里。这下小少爷开始好奇了,坐在房里不停的看着墙壁。恨不得挖个洞看看K1到底在做什么,连饭都不吃。


 


K3等着等着困了,窝到了床上。迷迷糊糊的听到吉他的声音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光着脚丫拖着被子跳下床。靠到墙上侧耳听了半响,曲子熟悉的很。就是他当时谱了一半的曲子,前几天在沙丘巴登还弹过。只是弹到一半的曲子顺畅的接了下去。K1的另一半曲子接上去以后整首曲子都听着很幸福,像一首情歌。


 


原来K3谱曲时的设想倒不是情歌,但也没对曲子下完整的定义。


 


既然波点裤谱完了,那小爷就勉为其难的听一下吧。


 


K3笑的满脸傻气,连虎牙都露了出来。只是小少爷自个儿不知道,满心想着在K1正式把曲子弹给自己听的时候挑出几个毛病来气气对方。


 


谁让波点裤连和小爷的一周年纪念日都忘了。


 


钟敲过十二下,K1拨弦的动作停了下来。


和K3住在一起后知道了K3熬夜的毛病。除了特殊情况十二点以前必须押着K3睡觉。时间久了自己倒也养成了这习惯。无论工作差多少,一定陪K3一块儿上床睡觉。


 


将吉他放回琴盒,K1就躺到了床上。倒是K3抱着被子靠在墙上早就困的搭闭着眼睛。听着吉他的声音停了,看看时间K3摇晃着步子翻身到床上,闷头就睡。


 


第二天K3睁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完全清醒过来后看到墙上的挂钟吓的立即从床上爬起来。草草的收拾了一下,拿着行李往机场赶。


 


K3醒的时候K1已经到了机场。


 


两个人乘坐的同一班航机,K3到机场的时候正巧赶上检票。


 


小少爷松了一口气,K1的视线却黏着在那抹薄荷色的身影上下不来了。


 


小家伙,这样子肯定是睡过头了哈哈。


 


K1倒是没有急着上去,跟着K3一起检票。待在离K3不远的地方看着。


 


看K3忘记在口袋里放薄荷糖而皱起眉眼,看K3尝试自己喜欢口味的泡沫露出让人哭笑不得的可爱表情,看K3发呆打着瞌睡脑袋突然一沉清醒过来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马尔默是瑞典第三大城市。有保存完好的古堡和建筑群,有通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厄勒海峡大桥,有绿意盎然各色各样的公园,以及数不胜数的林荫大道。一个漂亮又充满生机的城市,正适合K3。


K3出机场的时候看到身后不远处的K1,小少爷眯了眯眼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波点裤,还敢跟踪小爷。嘿嘿,等小爷在街头埋伏你。


 


K3特地绕了一圈回到旅馆,再出来的时候却发现K1的影子都没了。小少爷气的直跺脚。

K3想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突袭K1的想法。

搭了电车到Stortorget广场,K3下了电车走到广场就发现有个角落聚了一堆人。K3的性子就喜欢凑热闹。小少爷拉了个人询问过后知道有个男人在长椅上弹吉他就直奔那凑了过去。才走近了一点就停了脚步。调子很熟,熟的他一下就知道,那个在弹吉他的男人是K1。

音慢慢的,慢慢的低了下去。人流渐渐的散开,K1低着头调弦。认真的样子让那张堪称完美的脸变得更加惑人。

“老三,玩够没?”K3听到声音才回过神,原来K1早就发现他在。

“小爷才出来几天,又不是赶行程。”K3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没等K1转身就走。

K1拎起琴箱,不紧不慢的跟在K3身后晃悠。

“波点裤,你别傻兮兮的迷路啊。”K3余光看到身后的人加快了脚步。

“跟着一个路痴我是挺怕迷路的。”

“靠,波点裤你滚吧!”小少爷气极了,甩开K1一路狂奔。直到跑的累了才停下脚步,撑着膝盖喘息。


 


K3转头望了望身后,K1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儿。小少爷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K1总能找到他,抓住他,跟随他。


 


抿了抿唇,K3无所谓的踢踢地上的小石子,K3找了俩公车到Kungsparken公园,那儿有种奇特的花。从地里长出就开花,诡异的美,但是低到尘埃里。K3听说了这种花很久,他想去看看。


 


“嘿,这儿有!”小少爷远远的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东西,急匆匆的跑过去,蹲在地上看那嫩色白茎,淡粉色的花,看了许久。


 


K3再抬起头时,一条黑白波点花纹的裤子就近在眼前。


 


“波点裤?”


 


“嗨老三,挺巧啊。”K1笑着拉起了蹲在地上的小家伙。


 


“是啊,正巧,又遇到你这条波点裤了。哈哈哈哈哈。”K3借着力站了起来,笑的露出了虎牙,K1看着小少爷的笑颜终于忍不住,跟着人一起笑的弯了眉眼。




喜欢是我答应你相信。我和你最远的距离,也只不过一步之遥。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