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刷自己喜欢的💛
杂🌟

【7月环游世界企划日本站】-《Wind Song》

✨(pq・v・`∞)✨

No.13筑梦馆:

  《Wind Song》






如果现在可以


称之为爱的话


无论是天空落下的日子


还是大海干涸的日子


无论怎样的伤痛


无论怎样的悲哀


即使如此遥远遥远


飞向远方远方


 


 


---------------------------------


 


 


选择降临在鹿儿岛机场,是K3的主意。


 


 


在出发之前,将大阪定为首站的K3再次仔细阅读了旅游指南后,对鹿儿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拒绝了高调奢华现代化的关西国际机场,选择了成熟内敛的鹿儿岛。如此抉择切实了K3的性子,骄傲洒脱,放浪不羁。


 


 


有人说,商场中的人大概都是精明细算的,见多了尔虞我诈,难免会染上一些污浊气息。而K3却一时在商场中如鱼得水,似久经沙场的老将一般,又一时保留着那一分固执与随性。似乎当一个旅行家才符合了K3的气质,而他却选择了繁琐的商务工作。


 


 


K1想,K3正如醇香浓厚的白酒,你以为真正了解他的时候,尝一口却又沉溺其中。所以对于K3的任性,K1往往笑笑。


 


 


“随他开心。”


 


 


 


鹿儿岛的整个地区都被火山灰的堆积物覆盖着,其中大约有一半的地区已成了火山灰的白沙台地。鹿儿岛“海上阿尔卑斯山”的别称勾起了K3对上一次游玩日本的回忆,多少吵架的次数,却也记得那一次初发的旅行,途中多少的拌嘴,却也逃不过记忆的洗涤,对彼此的点点滴滴,不是特意记住,却忘也忘不掉,只要一根导火索,那过去的记忆便如烟花一般闪亮了整片黑暗,夺取了人们的目光。


 


 


“嘿,波点裤,来一次故地重游吧。”


 


 


到达鹿儿岛时天已渐黑,正值旅游旺季几乎订不到酒店。两个人拖着大包小包走在民间小道,试图找到什么民宿可以暂时歇息。


 


 


K1时刻担心着K3的身体状况,从上飞机到现在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所以他一步三回头地盯着K3,以防这位少爷突然犯了低血糖。


 


 


果不其然,当K1再次回头时发现K3坐到了台阶上,于是急急忙忙掏出一颗糖塞到K3嘴里。后者却一脸惊恐地看着K1,好像他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波点你干嘛!”


 


 


“你低血糖啊。”


 


 


“爷只是累了歇一歇!”


 


 


六月的鹿儿岛虽然气温适宜,但夜晚的凉气仍是挡不住。只着一件单薄牛仔衬衣的K3不禁抱紧了手臂,嘴里一直碎碎念着“死波点不提前订好酒店要你何用,冷死三哥我了。”


 


 


K1侧头想了想,伸手把K3抱进了怀里。


 


 


“谁说的,我可以用来取暖啊。”


 


 


 


两个人在台阶上从泡面什么味好吃聊到K1的着装品位,清爽细腻的男人嗓音合着初夏夜晚微微的凉风,挑逗了路边伸展的绿叶,召唤来了从天而降的仙子------拉面馆老板娘是个穿着和服的老人,黑白发微微盘起,参加完聚会的她在回家途中遇到了两个年轻人,孤街小巷的,老板娘的出现倒是把K13吓得不轻。


 


 


“Follow me ,follow me.”


 


 


在双方用笨拙的肢体语言沟通了半天后,老人笑着向他们招手。


 


 


“老三,这老人不会是鬼吧,笑得挺阴森的,你怕不怕?”


 


 


“死波点,你…你不用吓我,三哥我天不怕地不怕,还会怕一个老人?”


 


 


K1了解K3,嘴上这么说,眼睛却不自然地环顾四周,只好无奈地牵起K3的手放在胸前。


 


 


爱逞强的小傲娇,什么时候能主动要求他一回。


 


 


 


拉面馆的店面不大,入门的右侧是一个环形柜台,黄色的灯光打在上面,给人一种深厚悠远的感觉。柜台上放满了一盆盆小型鲜花,老人说这是她闲暇时自己种的。左侧是靠墙的三张桌子,桌子上也各放一盆鲜花,木质的长凳与之相配。奇怪的是,相邻桌子间只有一个长凳。


 


 


“Why only a stool there?”


 


 


在老人半英文半肢体的解释中,K13知道了其缘由。


 


 


原本小店太小,刚装修成时忽略了桌子与桌子间的距离,以致桌子间只能放一个长凳。本想后来改善,可有一天老人发现,有一对年轻的小情侣坐在一条长凳上,只是面朝的方向不同,两个人吃着面不说话,只是挑面时右胳膊无意间的相撞,老人看到这场景时笑了,打消了改装的念头。


 


 


老人说,看到这对情侣就想起来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窦初开的年纪,羞涩地不敢表达,反正面馆地处偏僻,没有多少客人,并不需要担心桌椅不够的情况,自己也只是想晚年打发时间,倒不如将错就错。


 


 


K1听了没什么大感觉,转眼看向K3,那人却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霸道地将不安分的小孩摁在凳子上自己则坐在K3对面。


 


 


“我跟你之间谈什么羞涩,哪哪都看过了。”


 


 


“波点裤你不说话会死啊,懂不懂浪漫你!”


 


 


 


最里侧的角落有一个小门,用典型的日式碎花布挡着,这里面大概就是小店的厨房。老人从里端出了三碗拉面,坐在桌子的另一侧。老人介绍说在鹿儿岛,最常见的东西就是鹿儿岛拉面,只要在马路上走随处就可以见到,各个店都有各自的招牌味道。鹿儿岛拉面的魅力归根结底是汤,老人说这是由特产猪骨煮出的猪骨汤,说罢便端起大碗喝了一口,说了一句日语,又示意K13学她的样子一起喝。


 


 


K3虽不懂日语,可也能明白老人说的是好吃的意思,但望着这满碗是油的汤面,顿时就没了胃口皱起眉头,又不敢拂了老人的面子,便小心翼翼地嘬了一口,却是意料之外的清淡与香甜。


 


 


老人将K3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哈哈大笑起来。


 


 


K1透过浓汤升起的热气看向K3,对方正如小孩一般沉溺于美食中满心欢喜,端起碗认真地喝着汤,露出的眼睛盯着碗底,一脸的严肃与虔诚。K1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似乎在往日的泡面餐中,K3虽然嘴上百般嫌弃说尽了嘲讽的话语,最后却是如此这般认真的将口口声声说嫌弃的泡面吃了个精光。


 


 


K1想,这样心口不一的人,倒是像极了这猪骨汤,表里完全不相称。


 


 


“老三,你喜不喜欢我?”


 


 


被问话的人吓得呛了口汤水,捂着胸口猛烈咳嗽好容易才缓过来“波点裤我求你别自恋了好吗谁会喜欢你这条会移动的波点裤。”


 


 


眼神不自觉的乱瞟,K1将K3的脸红看进了眼里,不知是因为呛得太厉害还是因为害羞


 


 


总之,我家的小孩就是这么别扭,但为什么就是这么可爱呢。


 


 


 


拉面的分量并不多,不一会两人就吃得只剩了汤底。老人笑笑,又从厨房端来一盆烤鳗鱼片。鹿儿岛的鳗鱼比其他地方的个头都大,而且味道更为鲜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让这里的鳗鱼产量位居全日本第一。


 


 


老人说在日本有这样一句话,初夏食鳗鱼就能避免发生苦夏。


 


 


K1听了后眼睛蹭蹭发亮,K3一到夏天就喜欢睡懒觉,经常一日三餐没有规律且食欲下降,这会儿有了这一妙方,恨不得让K3把一整盆鳗鱼都给吃下去。


 


 


上一次来鹿儿岛的时候没有好好品尝当地美食,今晚可是把去年的遗憾都满满当当地补了回来。肉质细密颜色雪白的樱岛萝卜,酒味寿司上土产酒的味道虽然辛辣但是配上新做的米饭和鲷鱼、竹笋、蜂斗叶、鸡蛋丝等时令食材,却也香醇浓厚味道甜美。K3本想尝一尝老人推荐的正宗烧酒却被K1拦了下来,他可不想再向上次一样为了一个醉鬼弄得两人狼狈。


 


 


一生一次的际遇,就像我和你。


 


 


两个素不相识的人需要多少次的磨合才能将对方的一点一滴完整地嵌入自己的生活,才能将自己的习惯与他的习惯融合,爱情的齿轮从来没有谁代替谁的说法,即使大致吻合但那细微之处的菱菱角角却在暗示着违抗命运的结局。相信吧,在这个世界的一角,一定有那一个与你十分契合的齿轮,何时的遇见又是怎样的遇见,那就是交给命运的问题了。


 


 


我和你,是一生一次的际遇,但绝不是一生一次的相遇。


 


 


 


住宿是K13现在最大的问题,善良的老人给这两位年轻的旅客免费提供了一间房。


 


 


K13也是误打误撞的进入了这个小镇,老人的子女去了大城市,客厅的墙壁上挂着老人已故先生的照片。房间是极简的格局,透露着主人安宁的生活节奏,无处不在的鲜花给古老的房子增添了生气,可见老人爱花情深。


 


 


K3朝老人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等三哥我回国了,一定给您寄一大卡车的鲜花。”


 


 


只是老人有没有听懂,就不知道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第二天早晨俩人便早早起了床赶了那趟巴士,与上次的风景不同,路边的樱花已然不在,而是六月的初阳毫不吝啬的撒在刚发的嫩芽上,更多了一分青翠的光。


 


 


六月的鹿儿岛已不适合再泡温泉,俩人只是去往当时古里温泉的旅店拍了几张照,又看望了一下旅店老板。老板还是没有变,身上的和服也还是老旧的款式。与老板的见面倒是十分顺畅,即使年岁较大却也一下子认出了这两位旅客。


 


 


”老板,这次来还是没有看到你说的樱流海。”惋惜之情溢于言表,K3确实是真真切切想要看一次那壮观的景象。


 


 


一只大手揽过K3肩膀,K1对着老妇人的神情满是炫耀“可我已经看到了最美的风景。”


 


 


“君は、人生の「一期一会」は見つけましたか?”


 


 


“はい ”.


 


 


告别了老妇人俩人向附近的手工街走去。


 


 


川边产的佛龛豪华而坚固,从选材、雕刻、空殿、金具、描绘到涂漆、最后完工等七个程序基本都由纯手工完成。结合了中国的镀玻璃技法和欧洲琢磨技术而成的精细优雅的玻璃制品萨摩切子,还有被称作烧酒王国的鹿儿岛最不缺的各种各样的萨摩酒具。


 


 


路过的每家小店门口,都被精心摆置了形形色色的手工艺品。俩人在一家手工制作坊前停下,这是当地专门为游客设置的地方,游客可以在此体验手工的乐趣。


 


 


K3取了九个陶罐画画,说要给家里兄弟每人都带一个,K1听了差点摔了手中的玻璃杯,且不说这陶罐容易碎,光是这重量也得把K1累的够呛,他是不指望这位少爷会帮忙了,到头来受罪的还是自己。


 


 


 


六月的梅雨说来就来,嗖嗖的凉风打了个旋从作坊的小门吹进,街边的艺品被店主急急忙忙地搬回,K3握紧了画笔仔细地描绘着,像极了专业的绘画家。


 


 


“波点裤,你知道风之歌吗?”


 


 


 “像你这么没艺术细胞的人肯定不知道。”


 


 


我要追赶狂风,像横渡大海的鸟儿般,飞向约定的小山。


 


 


一片汪洋大海,一座孤岛小山,一只逆风展翅的鸟儿。K3唯独留下的这只陶罐,被放在了展示区,后来啊,也许是神灵的暗示,在一个穿着波点裤的年轻男子触摸过之后,陶罐上神奇地出现了另一只更大的鸟儿,更加宽阔的翅膀,更加坚定向前飞的力量,与原来那只一起,追赶狂风。


 


 


向前走的约定不是一个人的奋斗另一个的坦然,而是无论前方险路还是美好,在向前的路上,永远是两个人的牵绊与携手。


 


 


 


琵琶湖靠近大阪,所以俩人在去琵琶湖之前重游了一次心斋桥。“禁止游人攀爬”的牌子依旧挂在那里,街头抱着吉他的卖艺人却不见踪影,那一处栏杆是K3用着自己的方式,诠释了他的一期一会。


 


 


十指相扣,面带微笑,在镜头前留下相爱的证据。


 


 


回首一起走过的时光,那些争争吵吵,都不过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铺垫,耳畔似乎回响起那晚K3所唱的,


 


 


“一期一会尽然痛苦,但你是我最爱的人”


 


 


 


琵琶湖似日本琵琶而得名。濑田之夕照、坚田之落雁等是这里有名的近江八景,八景来不及看,但小景可以细细品味。


 


 


浮御堂是为了祈愿湖上安全而建造的寺庙。寺庙是现代化的三层结构,正对湖面是三个形状大致的三角,每一个的尖端都有镀金。沿路向上的是水泥的台阶,两侧却是与之不相符的木式栏杆,许是风雨的侵蚀让木材褪去了人工的修饰露出原本的颜色。再往上是石块堆砌成的围墙。K13走到围墙便不往里走,转身在靠近祈愿湖的地方停下


 


 


“祈愿湖啊祈愿湖,我没什么愿望,因为三哥我人帅又多金,什么都不缺,你就让我长生不老吧。”


 


 


K3对着祈愿湖一本正经的模样逗笑了K1,伸手重重揉了把小薄荷乱飞的头毛。K3即时啪掉了胡作非为的手瞪了一眼K1落下一句“有病”便愤愤离去,走了没几步又想到了什么跑回来重新许愿。


 


 


“再让这条波点裤以后吃泡面只有调料包没有面吧。”


 


 


 


在近江八藩的水道,乘坐人工摇桨的小船,船中放上一张小桌,品一品异国不同的茶香味。


欣赏着琵琶湖疏水道沿岸成片如林的芦苇,水鸟漂浮在湖中觅食,沿岸悠闲的假日钓客,都成了闲云野鹤般的美景。


 


 


K3斜靠在船沿上,手指缓缓敲击着桌面,哼起那一首异国曲调。K1觉得这人特有意思,不会说日语却会唱日文歌


 


 


“唱的什么?”


 


 


“风之歌。”


 


 


K1正了正身,配合着K3的节奏,缓缓唱起了那一首曾经直击他心脏的《一期一会》


那是来日本前K1特意学的,这下终于找到了机会唱给K3听。K1的声音越过茶水,沾了点清香的茶味滑入耳中。


 


 


如果说爱是一次艰难的旅程,无论天空落下或是大海干涸,在我到达那一方遥远的土地,你会是我最爱的人。


 


 


你愿意为爱追赶狂风,而我愿意追随你的步伐


 


 


你愿意为爱执著,而我愿意跨过千山万水,去共赴我们的一期一会。


 


 


End



评论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