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刷自己喜欢的💛
杂🌟

【1002】花与你的他

啊啊啊啊啊啊好甜好甜要死要死

Sugarless:

  


淘宝花店店主千×画手宏


老人千×死宅宏


【原谅我把这两个脑洞混一起了


bgm:日和-canappeco


----------------------------------------------------------------------









刘志宏决定养一盆多肉。




原因很简单,第一,他不喜欢养宠物,满世界的毛毛和动物的叫声让他招架不住,猫性的男孩养一只狗狗只会让自己每天和它对峙,养一只猫无非是同类又没什么意思,冷冷淡淡地难道每天和猫对视,倒不如养一盆不会说话的植物,既不需要自己每天供着它,放桌上看看还有些意思,更重要的是,安安静静的,自己和他说话他也不会多嘴。




最近流行多肉,圆嘟嘟的,刘志宏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内心是本能的拒绝,可后来看到王源养了一盆兔耳还有些萌就动了心思,可又不懂操作,宅男的日常每天在家里洗洗弄弄看看电影,不喜欢逛街,最多楼下溜两圈,本来想让王源代购,可这家伙每天和自己男朋友耍还来不及,想想还是自己网购吧。




打开了淘宝,输入多肉二字,琳琅满目,本来就有选择综合症的处女座刘志宏一下子又犯了难,结果首页刷出来的画风突然被一张图打乱了。




那是一张白色的图片,上面是黑色简笔画,画的是一副,比较丑的多肉,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还有一行清秀的字。




很可爱的多肉,没有美工,不会修图。




噗嗤。




刘志宏一下子笑了出来,点了进去,店铺热度很低,销售量也没有其他皇冠店铺高,名字还特别蠢萌,叫楠楠多多肉。




什么嘛,刘志宏心里布满了吐槽的弹幕,但又感谢这个画风不一致的卖家至少治好了自己的选择综合焦虑症,不过这么简约的店铺介绍,他又不懂怎么挑选,客服多多的头像亮着,刘志宏就点了一下那个蓝色跳动的脑袋。




多多为您服务


 


楠楠多多肉-多多:有事说话,没事付钱


 


宇宙最帅大宏豆:……


 


刘志宏没想到客服是如此屌,自动回复都这么自带高冷气质,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随手打了一排省略号后,对方回得倒挺快。


楠楠多多肉-多多:干嘛


 


宇宙最帅大宏豆:那个我要买多肉


 


楠楠多多肉-多多:你买啊


 


宇宙最帅大宏豆:不是,我不会啊


 


楠楠多多肉-多多:要我教你用淘宝?[微笑]购物车认识么,支付宝有么


 


宇宙最帅大宏豆:[汗]不是不是,我是说品种,多肉的品种


 


楠楠多多肉-多多:哦,这个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刘志宏觉得自己快要砸键盘了,遇到这种奇葩卖家简直是分分钟窒息,什么鬼!!!他直接回了一个拜拜的表情,正想退出淘宝,结果又被刷进来一条旺旺消息。




楠楠多多肉-多多:我客人一般是来实体店看了自选,地址XX路XX号。


 


刘志宏看了眼地址,居然和自己同城,看来这家伙是有实体店的,难怪对网店这么不上心,刘志宏撇撇嘴懒得搭理他,直接按了锁屏。







刘志宏单身了25年,作为一个画手,他几乎不怎么出门,大学毕业后就窝在房子里写写画画,也算是闯出了一片自己的小天地,微博上不多不少一万多个粉丝,四格小漫画充满童趣,可关上了电脑,摘下黑框镜,刘志宏瘫倒在沙发里,生活又是黑白。




秋天,刘志宏养死了夏天买的金鱼,看了眼自家除了简单家具就是一些毛绒玩具和手办,没有暖洋洋的生活气息,好友王源嘲笑他直男癌,注孤生,刘志宏想了想,决定养一盆多肉。




可谁知道人生第一个主动问问题的卖家是这种腔调?




秋天的风不冷不热,淡黄色的晕影缠绕着脚边的落叶,金黄色的片片堆叠在了路边,刘志宏踩着脆脆的叶子吱嘎响,从出版社出来后就习惯性地去公交站台等车。被按在办公室灌了一下午茶水说了一堆废话,出来的时候已经腰酸背痛,看了眼站牌却意外发现这一站附近好像就是昨天那家伙的实体店。




刘志宏在秋风里缩了缩脖子,抬了抬眼镜。




既然有时间,会会他呗。




拿着手机对着那行地址一路找,问了两个坐在巷子口聊天的老奶奶,又遇到一只花猫两只狗,吓得差点撞墙上去,终于在一条小路上找到了那家店。




白色的墙面,木质的牌面上是金属的英文,Jackson’s Garden,尼玛,和淘宝店画风不一致啊,刘志宏站在精致的小花园门口目瞪口呆,身后感觉被人用力拍了拍,一回头又差点鼻子差点冲上后面人的肩。




“喂,你干嘛。”声音又冷又苏,低沉中带着丝沙哑,一抬头对上一双褐色的眸子。




“买多肉。”刘志宏习惯性地从实招来,咽了咽口水,才看到了对面人的全脸,面瘫脸,一米八,从头到脚弥漫着一个字,帅。




“哦,进来吧。”男人绕过刘志宏,打开了木门,挂在门框上的铃铛叮咚响,刘志宏跟了进去,昏暗的房间里,能看到灰尘在射进来的阳光里跳跃,一切都静静的,男人上前拉开窗帘,一瞬间耀眼的光线充斥了房间,刘志宏眯了眯眼,恍惚里前面的身影被刻在了一片璀璨的光芒里,白色的衬衫透着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回头瞥了瞥后面的小孩,又勾了勾嘴角。




男人蹲了下来,侍弄着房间里的小小多肉,满满一地是大大小小形色各异的花盆,里头不同样子的多肉让刘志宏咬着手指犯难,他跟着男人蹲了下来,看着他摸摸这个又看看那个,怎么也瞧不出个所以然。




“怎么了?”男人开口,朝他笑了笑,嘴角的梨涡露了出来。




“那个,我昨天有在网上咨询过,是那个多多——”




“哦,是我。”




他回答得飞快,让刘志宏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woc?!什么鬼,所以现实中的男神在网上都是神经病么,刘志宏觉得昨天逼自己砸键盘的奇葩客服和今天遇到的这个温柔如水的一米八完全不一样嘿。





“哦,你不是说到店看嘛,我不知道养哪种——咳咳,我朋友有养像兔子的那种——”




“嗯,这个要看个人喜好。”




“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那,我帮你挑。”




男人话音落下,就伸手够了一盆放的比较远的花盆,浅黄色,上面坐着一只龙猫,样子不太好看,却有点蠢蠢的感觉,植物尖端有些红红的。




“这个叫熊童子,你看它,像不像熊爪,我觉得挺适合你。”




“啊——”




刘志宏表面上皱着眉拿起来看了看,本来觉得没什么,被他一解释倒觉得有些萌起来了,一株熊爪呆呆地树在花盆中央,像是要紧紧抓住什么,看着看着就不经意笑了出来。




“那就这个吧。转账还是付现?”




老板帮他开门送客的时候,刘志宏还是没有忍住问了一个在自己心里盘旋了很久的问题。



“那个,你叫楠楠还是多多?还是,Jackson???”




男人刚刚还浮过微笑的脸沉了下来,义正言辞。




“我叫,易烊千玺。”




刘志宏摸了摸在秋风里被吹得卷起来的呆毛,若有所思。




“啥,一羊千洗?”







刘志宏回家后把那盆小多肉放在阳光底下,被暖意融融地包裹了起来,毛茸茸的熊掌像是被一层雪白的细绒包裹,散发着初生的稚气,刘志宏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拍脑袋想起来自己居然忘记和老板讨教怎么养这盆小玩意儿。




想起前两天念着经在马桶里送走的金鱼,刘志宏还是一身冷汗。




没有电话,只有地址,可是为这一点点事情跑那么远又有些不值,坐在电脑前戳了戳太阳穴,想起来,这不是有那个淘宝店铺么。




打开对话框,刘志宏啪啪啪按下一行字。




宇宙最帅大宏豆:在吗?


 


楠楠多多肉-多多:?


 


宇宙最帅大宏豆:我还没有问你这个得怎么养,可以浇水吗


 


楠楠多多肉-多多:可以


 


宇宙最帅大宏豆:好


 


楠楠多多肉-多多:但不能浇很多


 


宇宙最帅大宏豆:很多是多少


 


楠楠多多肉-多多:你浇了多少


 


宇宙最帅大宏豆:[图片]


 


楠楠多多肉-多多:…………你明天把它带过来吧


 


刘志宏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只不过浇了三分之一的矿泉水瓶,还没有问到对方的联系方式,他又下线了,真是上班下班无比随意,刘志宏撇撇嘴,捏了捏熊童子,嘴里念念有词。




“明天带你见你爹去。”




刘志宏给易烊千玺取了一个外号,就多肉爸爸,看着他围着围裙蹲在地上拿着小铲子侍弄花花草草,和网上高冷的态度完全不一样,是一个温柔细致的人,进了店易烊千玺没有招呼他,让他先坐着,刘志宏打量了一眼周围,明明是欧式的店面,还挂了一下中国字画,署名还通通都是易烊千玺。




又往前看了看那认真的身影,躲在花木之间,朦朦胧胧透出个侧影,阳光调皮地在他睫毛上跳来跳去,随意地抹了把汗以后又抡起袖子,回头朝刘志宏笑了笑。




两个梨涡和小太阳一样挂在嘴角,随意地就勾起了宅男好久没有出现的内心波澜,一下子脸就热得泛红,差点没有端稳手里的花盆。




易烊千玺放下铲子后走了过来,一步步走到刘志宏面前,刚工作结束,黑色衬衫领子上是古龙香水混着淡淡的汗味,扑面而来的感觉让刘志宏震了震,习惯性向后靠了靠,不小心又碰到了后排桌子的一溜装饰小瓶子,易烊千玺见他不稳赶紧去扶,这么一折腾,两个人又尴尬地鼻尖对鼻尖,偶像剧的经典段落不偏不倚真实上演,不过居然是男生对男生,刘志宏好死不死地还握住了他的手腕,沉默着对视了一两秒才惊醒着松了手。




“我我我我我——”刘志宏不知道说什么,只觉着口干舌燥脸颊和苹果一样。




“你——”易烊千玺把他扶了起来。




“我我我我我——”看了看周围,两人中间好像就只有光线作祟跟着空气挑逗,刘志宏紧紧握着的花盆指尖都在颤抖。




“你——”对面的人勾起嘴角,坏坏的笑,竟然可爱得掉渣。




不妙。




刘志宏抱着花盆,抬手一指。




“千玺啊,那个字是你写的啊。”




终于转移了话题,刘志宏松了口气,对面的人好像也有意不再刁难他,点了点头,刘志宏笑嘻嘻地笑出了牙缝,往他身边蹭了蹭。




“那你平时还喜欢干嘛?”




“养花。”




“除了这个。”




“写字。”




刘志宏没有想到易烊千玺竟然和自己,不,比自己还要闷,自己好歹还是一个追番看电影逛B站的死宅,易烊千玺是什么,长得像男神居然喜欢侍弄花花草草,写写画画,刘志宏噗嗤一笑,倒对上易烊千玺的瞬间面瘫脸。




易烊千玺抽出他怀里的花盆看了看:“还好,幸亏你没有把他弄死。”突如其来的眼刀让刘志宏撇了撇嘴,向后跌了一步,内心别说多委屈了。




易烊千玺见他和做错事的学生一样畏畏缩缩,又满腹委屈的样子忍不住偷笑,摸了把他的头,手搭在他的肩上:“以后不懂的来找我。”







刘志宏对易烊千玺改观是因为他时常不小心就笑了出来,温柔如水的样子不是易烊,而是千玺,去出版社的时候会习惯绕到他的店铺看他在阳光底下侍弄花草。不说话的时候严肃认真,皱眉眨眼睛,和自己说说话就会笑出来,两个小窝窝在嘴角盛着蜜。




刘志宏本是一个语死早,却因为一个人活生生洒进来了些许阳光,像是阴云密布的天空,缝隙里透进了点点滴滴的光明,恰好填补了心里的那一大块空白,长久以往的习惯性孤独突然被按下了停止键,就算在他身边不说话,自己看漫画,他在花丛里偶尔朝这里看一眼,两人对视了一眼还是会忽地笑开,什么都不说,又各自垂下头来做自己的事。




这种存在有些人说他是什么,安心的寄托么。刘志宏的漫画本里突然多了一幅素描,他仔仔细细又像是被人指引着画下的易烊千玺,身边是花丛,他的脸隐隐地显出来,连睫毛上的阳光都好像带着花香。




“你干嘛?”易烊千玺看他涂涂画画凑过来问,刘志宏慌慌张张合上本子,板着脸一本正经说是商业机密,心里又舒了口气,易烊千玺脱下围裙给他倒了杯咖啡,刘志宏见他靠着柜子,什么话都不说,竟脱口而出。




“你怎么没女朋友。”




“她们嫌我闷啊。”




易烊千玺回答得干脆,把杯子推到刘志宏面前。




刘志宏在心里给那些女孩一千万个白眼,如果说易烊千玺这种仅仅是老年人的人是闷的话,他这种只喜欢在家里打游戏几百年不出门的死宅就是真的可以住进古墓了。




“周末去爬山吗?”




“啊?”




刘志宏对上易烊千玺浅笑的眸子,万般无奈只能点了头。




谁让自己虽然是个死宅,但是个颜控呢。







刘志宏后悔了。




他穿着自己的帆布鞋还没有怎么走,只是进景区后脚跟就一阵疼,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易烊千玺,他憎恨自己许久不出门爬山都不知道穿双运动鞋。




还没有开始爬山,易烊千玺拉着刘志宏的衣袖就往湖边走,刘志宏原本想抽回自己的手腕慢慢走,结果他力道太大就被拉到了湖边,他才看清易烊千玺想干嘛。




他,想,钓,鱼。




大太阳下,刘志宏这朵小红花早就缺水了,只能在树荫下和只小猫一样喘气,易烊千玺在不远处戴着草帽,熟练地收线放线,刘志宏远远地看他,白衬衫的影子亮得晃眼,他不一会儿就困了,靠着树就眯起了眼睛,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半睁开眼,看到有一个人近距离看着自己,却仅仅只是看着自己没有说话,他能认出来那就是易烊千玺,就这么忽地开了口,像是踌躇了许久,又像是随口一说。




“钓到了?”




那人低着头笑。




“那条鱼就是不听话。”




刘志宏本来眯着眼睛,又缓缓闭上,说了句没关系,只觉得累得整个身子要掏空,却好像又听到那人的声音轻飘飘地落进耳朵里。




“可我钓到了它。”




刘志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他靠在易烊千玺的肩上睡了一下午,甚至口水湿了人家的肩膀一片,抬头看到戴着草帽的千玺傻乎乎地笑了起来,身边的人说今天晚了就回去吧,刘志宏摆摆手,说不行怎么着也来了,得爬上山,况且也不高。




易烊千玺拗不过他,看他午睡后生龙活虎跃跃欲试就让他去了,结果到了半山腰他倒一瘸一拐起来,易烊千玺低头一看,走在前面的小孩的脚后跟硬生生被磨出来一块新鲜的伤口,还淌着血,他皱了皱眉,看着前面哼着小曲儿的声音停住了脚步。




“刘志宏,别走了。”他说。




刘志宏愣了愣,回头朝他挤出个露牙缝的笑:“都走到一半了。”




“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回去吧。”易烊千玺伸手去捞他,刘志宏没有去接他的手。




“你没有上去怎么知道没什么好看的呢?”他抬头,眼睛里纯真的东西让易烊千玺心动了动,又抿嘴笑笑,说,咱们试试吧,又嘻嘻哈哈地往前跑。易烊千玺一把拉住他的手,紧紧握着他的手腕,天已经黑了一大半,两人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只有对视的双眸里,闪动着细细跳动的某些情绪。




“路很长,我陪你慢慢走。”




他说得格外认真,意外地像句情话,刘志宏似懂非懂只觉得有些开心,手腕被人拉着,一步步地往山上走。




看起来很长的路程因为有个人作伴显得不无聊,两人聊着乱七八糟的事,从这些年收到的请帖撒出去的份子钱说到易烊千玺的花店,又聊到了刘志宏的漫画,刘志宏说自己其实比较喜欢画素描,易烊千玺说自己想把自己的店关了环游世界。




这些琐碎的话题跟着脚步一路撒下,走到了丛林深处后,忽然开阔了起来,两人抬起头,竟已经走到了山顶,此刻被笼在了一整片星空下。




郊区的夜幕格外得沉,一大块黑色的幕布重重地落在两人头顶,闪烁着的星星在悄悄言语,两人肩并肩坐在了石头上,刘志宏朝远处喊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有风声卷着竹林树梢的低语,让易烊千玺的梨涡悄然浮现。




“刘志宏,你有梦想吗?”易烊千玺突然问。



“干嘛,你又不是汪峰。”




“说认真的。你真的只想画画么?”




“和你说了,我觉得我还是画素描好。”刘志宏撇撇嘴,那人倒一脸坏笑起来。




“那你那天画的就是素描咯?”




“哪天?”




“商业机密——”




“嗯,干嘛!”刘志宏像是浑身毛竖起来的小猫,却没发现后面的人早就从他书包里掏出了那本本子,刘志宏喊着啊啊啊啊啊就扑倒去抢整个人趴在了易烊千玺腿上压住了那本速写本。




“干嘛?”易烊千玺皱眉,“你还怕我泄露啊。”



“不不不,你别看。”




“到底是什么啊?”



“你别看。”刘志宏红着脸,易烊千玺低头看在自己大腿上的那张脸,就像是被摘下的苹果。




“我怎么就不能看了。你确定你要这样一直赖在我身上?”




“因为——”刘志宏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从他身上弹起来,抓起本子就塞进了包里。




“因为是你——”他低着声音。




起风了,他以为阵阵林海会带走这句含苞欲放的秘密,却听到了身边人的声音轻轻地带着笑声。




“我也是真的想关了花店去旅行。”易烊千玺双手撑在身后,抬起头,风把他的刘海拨成了中分,他闭眼微笑,样子很美。




“认真的?”刘志宏问。




“嗯,认真的。”他说,末了还补了一句。




“和你。”




若不是离得很近这两个字眼刚好烙进了脑海里,带着他嘴边的呼吸,刘志宏会觉得,今天的晚风在和他开玩笑吧。




他装作没听到,星星泛滥的夜晚,连天空都屏住了呼吸,只有心跳是真诚地在互相呼应。







刘志宏很少抱着他的熊童子去找易烊千玺了。




他懂了怎么照料它,知道这家伙生命力旺盛,其实不需要自己特别操心,看着那毛茸茸的小爪子在窗台挠了挠,心口痒痒的。




旺旺很久没打开,那人的头像是灰色的,刘志宏打开了对话框,盯了很久。




数到三,亮个头像吧。




三、二、一。




客服上线了。




灰色变成了蓝色。




WOC!!!




刘志宏瞪大了眼睛,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打开对话框,想都没想就发了一个感叹号。




宇宙最帅大宏豆:!


 


楠楠多多肉-多多:?


 


宇宙最帅大宏豆:我刚刚看你就在线了


 


楠楠多多肉-多多:想我了?


 


宇宙最帅大宏豆:屁


 


楠楠多多肉-多多:多肉还好么?


 


宇宙最帅大宏豆:废话,老子把他当儿子养呢


 


楠楠多多肉-多多:那你上次说我是他爹?


 


宇宙最帅大宏豆:……


 


楠楠多多肉-多多:刘志宏


 


宇宙最帅大宏豆:咋


 


楠楠多多肉-多多:我会做饭。


 


宇宙最帅大宏豆:哦


 


楠楠多多肉-多多:我会做家务。


 


宇宙最帅大宏豆:?


 


楠楠多多肉-多多:我就是比较闷,喜欢周末爬山钓鱼,养花,没事练练字什么的。


 


宇宙最帅大宏豆:……


 


楠楠多多肉-多多:可是我会带孩子[微笑]这点你放心


 


宇宙最帅大宏豆:易烊千玺你干嘛


 


楠楠多多肉-多多:我在和你告白啊傻子。


 


刘志宏的手在键盘上停留了一阵,呼吸随着心跳停了一拍,整个人都僵硬了,半晌不知道怎么回,就看着两人的对话框停留在了这一句。




过了两分钟,屏幕上又闪出一句话。




楠楠多多肉-多多:您还未给本次交易评价,现在可以说了吧。


 


刘志宏看着手边的速写本,慢慢打开,是一张在花丛中的侧影。




他很喜欢的一个人的侧影。




他笑了,发了一个表情,大拇指。




宇宙最帅大宏豆:五星好评


 


楠楠多多肉-多多:那你开窗户好不好


 


宇宙最帅大宏豆:干嘛,要我跳楼


 


楠楠多多肉-多多:送货上门啊你个傻子!!!


 


刘志宏打开窗户,秋风带着金黄的香气扑面而来,楼下的人正抬头看着他,那是他最喜欢的人啊。




他们微笑着,不说话。










FIN

评论(1)

热度(147)

  1. 糯米_我是男神的梨涡orz🌙-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甜死啦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