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烧酒

甜蜜就好

【长得俊】所以是什么呢

 本来是一时兴起写的小朋友和幼师的故事,能够被大家喜欢真的很开心^ ^

以后也会不定时写一些小朋友和小老师的日常^ ^

大概都是短篇幅,喜欢大家能喜欢w





尤长靖老师在午休时收到一条微信消息。

“亲爱的哥哥,最近工作辛苦了哦(╹◡╹人)我请你吃饭好不好呀”

尤长靖浑身恶寒,火速回复。

“有事说事”“还有,说人话。”

自家的妹妹万年不找自己,更别说关心自己的工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尤长靖还是懂的。

“你真的很没意思欸”“是这个啦,陪我去吧”

随后一张截图从对话框另一方跳出来。尤长靖点开一看,是一家茶餐厅的广告,图片下方用非常显眼的粉色字体写着“情侣套餐限时供应 ps:只限情侣点单”。

“你不会找你男朋友吗?”

“…你这个人有事吗?”我有男朋友我还会找你吗?!尤妹妹特别想用超大分贝吼出这句话发语音给自家大哥,然而有求于人,不得不屈服。

“你知道的啦…我目前还去不了啦…但是我真的很想去这家餐厅嘛。据说这个情侣套餐超——好吃的!你就陪我去咯,我请客就是了嘛。”

尤长靖想象着妹妹吃瘪的样子已经乐上了天。仔细瞧瞧这家餐厅好像也挺nice的样子。尤老师平时真的都有在认真减肥,偶尔放纵一下也没关系吧?

“唉。我这个哥哥真是太好了。那就周五我下了班去吧。”

再配上一张“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能宠着”的欠打表情包。

“耶!谢谢哥!”对面回复。

但尤长靖知道这绝对是口是心非的。他已经能想象到对面咬牙切齿的表情了。




尤妹妹挽着尤长靖的手臂,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拜托…有哪对情侣会用这种表情来约会啊。”

“我怕被认出来啊!我们亲兄妹欸基因很强大好不好!不知道我们长很像吗!”

“你这人真的不ok欸。表情给我摆好,看你哥的。”

尤长靖淡定自若地走进餐厅,对迎上来的服务生礼貌地说了“你好,我们想要一份情侣套餐”。

服务生左左右右看了看。

“两位是情侣吗,长得好像哦?”

尤妹妹整个人都僵硬了。

“是啦,我们经常被这样说。夫妻相嘛,是吧?宝宝?”

“是,是啊!不是说两个人相处得越久就会长得越像吗?证明我们感情好嘛!”

“就是这样喏。所以现在可以给我们上一份情侣套餐了吗?” 尤长靖双手交叠托着下巴,冲服务生小姐姐明媚的一笑。

尤长靖的职业是幼师,平时对着小朋友们的微笑,是甜甜的,嘴角都带着蜜。

可私下的尤老师,是很酷的,笑眼也会杀人的。

“好,好的!请稍等!”

尤妹妹目瞪口呆。

“哥,厉害啊……” “不是你哥厉害。”

尤长靖淡定地喝了口桌上的柠檬水。

“是你哥帅。”



菜品的确非常美味,“但摆盘也太腻味了吧……”尤长靖看着清一色的粉色餐盘和一杯插着两根吸管的超大杯草莓芭菲,和对面星星眼忙着拍照的妹妹,深深地叹了口气。

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衣袖被往下扯了扯,尤长靖顺着力的方向看过去,看见了一个小锅盖头。

“尤长靖。”小锅盖抬眼看他,满眼都写满了开心。

“彦俊?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和爸爸妈妈妹妹一起来的……”“阿俊!你别乱跑呀…啊,小尤老师,这么巧。”

林妈妈跟着突然加速的小锅盖一路小跑,只看见自家儿子站在一旁揪着小老师的袖子不放。

“林妈妈。”尤长靖站起来对着林家父母礼貌地点点头,顺便对躲在妈妈身后的林小妹挥了挥手。

“小尤老师也是来吃饭的吗?这位是……?”

“这是我mei……”一个服务生恰好路过。

“是我女朋友!到周五了嘛出来放松下!”

“啊呀,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彦俊,跟小尤老师说拜拜吧。”小锅盖却死活不撒手。

尤长靖揉揉小朋友的头,“先去跟大家吃饭吧?一会儿吃饱了再来找老师玩吧。”

小锅盖这才不情不愿的牵着妈妈的手去了不远处的位置乖乖坐下。

“是你学生哦?那干嘛撒谎啊,又没关系。”

“傻子哦,刚才有个服务生路过啦。你想穿帮哦?”尤长靖切了一块华夫饼放进嘴里,“不是什么大事吧,之后再解释就好了。”


“刚才那个是哥哥和妹妹的幼儿园老师,是个很可靠的老师呢。又很年轻,真好呀,是在约会吧?”林妈妈乐呵呵地对林爸爸说。

“妈妈,什么是约会呀?”林彦俊小朋友知道不懂就要问。

“就是情侣一起出来玩呀。”

“那什么是情侣。”

“情侣就是相互喜欢的人啊。爸爸妈妈结婚以前就是情侣哇,尤老师和那个大姐姐也是情侣哦。”林妈妈向着尤长靖座位的方向指了指。

林彦俊回头去看,只看到尤长靖的背影。看他伸出手用纸巾把女孩子嘴角沾上的奶油轻轻擦掉。两个人还在交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哇,真是甜蜜呢!好了,小孩子不许看,快转过来吃饭。”

林妈妈扶着儿子的小脑袋转向餐桌,而林彦俊看着满桌的菜肴却没了食欲。

爸爸妈妈以前是情侣,尤长靖和那个姐姐也是情侣…他们以后也会结婚吗?

情侣是互相喜欢的人…那尤长靖喜欢那个姐姐吗?比喜欢我还喜欢吗?是不是喜欢了那个姐姐就不会喜欢我了…

林小朋友越想越郁闷,面前色泽亮丽的儿童套餐好像都变成了牛蛙,让人抗拒。

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尤长靖是更喜欢我!还是那个姐姐!

小林暗下决心。


“你多少岁了啊还会吃东西吃到脸上!”

“我从小到大什么样子你没见过哦!现在知道嫌弃我了!”

忙着和妹妹斗嘴的尤老师全然不知小朋友的复杂心路历程。



林彦俊全程都没好好吃饭,没事就往尤长靖那里看。

第N次转头的时候,他终于看到尤长靖对面的大姐姐起身离开了。

好机会!现在就要去找尤长靖问清楚!

林彦俊跳下椅子,头也不回的对妈妈说了一句“妈妈我要去洗手间”便准备奔向尤长靖。还没踏出第一步就被妈妈拉住了手。

“阿俊,洗手间不在那边哦。”

……失策了。


做戏要做全,林彦俊只好假装去一趟洗手间,再找机会质问尤长靖。

走到洗手间入口时,看到了在公用洗手池洗手的尤妹妹。

回头便发现了刚才见过的小锅盖,“欸,你是尤长靖的学生吧?你好哇。”尤妹妹自认温柔地冲他挥了挥手,却收到对方超凶的眼神。

……这小孩怎么回事。好凶。

尤妹妹心虚地眨眨眼,蹲下身与小朋友平视。

“小弟弟,姐姐是有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真的被瞪得发毛欸,有在凶的。

“你喜欢尤长靖吗?”

现在的幼儿园小朋友都会问这种问题的吗??

尤妹妹想了想,自己和尤长靖斗嘴从小斗到大,但两个人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是亲兄妹嘛。于是诚实地回答,“喜欢啊。”

“呃…!那,那尤长靖也喜欢你吗!”

“当然喜欢呀。”是我亲哥欸,敢不喜欢我小心我锤爆他。

对面毫不犹豫的回答让林彦俊几分钟前刚做好的心理建设全面崩塌。小朋友蔫蔫地低下头,小手捏成拳头,一言不发。

“小朋友…?”尤妹妹歪着头去看他,却听到了细微的抽泣声。

噫!为什么哭了!自己可不是哥哥不会照顾小孩啊!

“那个小,小朋友,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姐姐带你去找爸爸妈妈……”

“那尤长靖是,是不是更喜欢你,没那么喜欢我了……”

小孩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固执地没有落下来。

尤妹妹的心也跟着软了下来。

“那,你要不要去亲自问他?”



妹妹去洗手间太久还没回来,尤长靖已经开始有些担心的时候,才看见自家妹妹走来。还牵着一个小锅盖。

“你不是去洗手间吗,为什么会牵一个他回来啊?”尤长靖一个头两个大。

“洗手池那里碰到的啦!”

“尤长靖……”林彦俊挣开尤妹妹牵着他的手,猛地扑到尤长靖腿上。

“彦俊?彦俊你怎么在哭?喂你是不是欺负他了!他怎么哭了!”尤长靖凶狠地瞪向自家妹妹。

“我没有欺负他啦!”妹妹觉得自己跳进黄河也快洗不清了,“他有话要给你说,你自己问他好了。”

尤长靖瞪了妹妹一眼,拿起桌上的纸巾,把小孩满脸的泪水擦擦干净,“怎么了彦俊?有什么事要问我呢?”

“尤长靖……”林彦俊吸吸鼻子,站直了身子面对尤长靖,小小声地问。

“你是不是更喜欢这个姐姐…不喜欢我了?”



尤长靖哑然失笑,把委委屈屈的小孩抱到腿上坐好。

“怎么会呢,尤长靖也喜欢彦俊的啊。”

林彦俊惊喜地抬起头,“那你喜欢这个姐姐吗?”

“喜欢啊。”

“但尤长靖最喜欢林彦俊了。你最乖最懂事了不是吗。”

尤长靖笑着把小孩糊在额头上汗湿的刘海拨开,轻吻一下小孩光洁的额头。

“真的?最喜欢我?”

小孩捂着额头,耳朵尖泛起一点点红。

“真的,最喜欢你。”

“那你和我拉钩。尤长靖一辈子都要最喜欢林彦俊哦。”

“好好好。”尤长靖伸出小拇指,勾住小朋友的。

“那就约好了哦,尤长靖最喜欢林彦俊,一辈子。”

“嗯,约好了。”

林彦俊看着两人勾在一起的小指,眼里闪着光,笑出了八颗牙齿。



“阿俊你真是的……老给尤老师添麻烦。”

尤长靖把小朋友送回父母所在的餐位时林妈妈都快急疯了。

“对不起…”小孩子低着头,闷闷地说。

“还打扰了人家小尤老师的约会,你这孩子啊……”

“那个,林妈妈,”尤长靖歉意地笑着,“她其实是我妹妹,因为想吃那个情侣套餐,拉我来假扮的而已。”

林彦俊猛地抬头,看看尤长靖又看看尤妹妹,来回几次后最后把目光落在尤妹妹身上。

“你是尤长靖的妹妹?”

“对呀。”尤妹妹蹲下来,笑着看他,“兄妹之间互相喜欢是应该的吧?”

小林突然觉得有点莫名的害羞。“姐姐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没关系啦。对了,你耳朵靠过来,我给你说一个秘密好不好。”

林彦俊一头雾水,但还是乖乖将耳朵靠了过去。

“我哥最喜欢你啦,才没这么喜欢我咧。”

“我会帮你盯着他的哦,看他是不是一直都最喜欢你。”

林彦俊喜出望外的抬头,“真的吗?”

“真的哦。所以我们做好朋友吧?”尤妹妹笑着伸出一只手。林彦俊两只小手都握了上去,大幅度地摇了摇。



“那彦俊,周一见哦。”尤长靖两兄妹和林家人在餐厅门口道别。

“尤长靖拜拜。”林彦俊对尤长靖挥挥手,也对尤妹妹挥挥手。然后一手牵着妈妈一手牵着妹妹蹦蹦跳跳地走了。

“刚才还在哭咧,现在就这么高兴……对了,你刚才跟彦俊说什么啊?”

“是秘·密。”

尤长靖嫌弃地看了妹妹一眼,没再多问。



“哥,我发现你真的很受欢迎欸。”

“今天才发现?你哥又帅又温柔又有才当然受欢迎。”

“你少贫啦。”尤妹妹盯着前方林彦俊小小的背影,勾起了嘴角,“我是想说你特别受某人的欢迎啦。”

“某人?谁啊。”

“不告诉你~”


反正未来总有一天,一定会知道的。嗯。


“好啦!回家吧!gogogo!”

“我知道啦你别推着我走!你今天很奇怪欸……”



End.

【长得俊】兔兔和糖糖

*年龄操作 小朋友橘×幼师柚

*4000+短打

*不妥删

*(迟来的)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提起“早熟”这个词,奶泡幼儿园的老师都会不约而同的想到果果班的林彦俊小朋友。

 林彦俊是中班的小朋友,还是会跟妈妈撒娇的年龄,但已经有了一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眼睛大且有神,脸颊上一点点的婴儿肥,让乍一看总是凶凶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纤瘦但挺拔,会让人想到还没长大的小白杨。

 “彦俊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小朋友呢。明明自己也才上中班,放学还知道先去小班接妹妹一起等妈妈来接。”“是啊,而且跌倒了也不会哭!爬起来再找老师清理伤口的时候才会看到一点点泪花,还会说‘俊俊是大孩子了,俊俊不可以哭’。真的好乖啊。”幼儿园的老师们对林彦俊小朋友都赞不绝口,仿佛已经能看到他未来长成新世纪好男人的样子。

 尤长靖刚带完一群小朋友做完早操回到办公室。他把袖子挽到手肘,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有吗?我觉得他还挺黏人的啊?”

 尤长靖是奶泡幼儿园的实习老师,也是难得的男幼师。年纪不大,约摸20岁上下。棕色的卷发,白嫩的皮肤,眼睛总是弯弯得像月牙。脾气也很好,会用软糯的声音和小朋友们讲道理。又会弹琴又会唱好听的歌,是总被小麻雀们簇拥着的温柔大哥哥,不管走到哪里身后总有一群小朋友亦步亦趋。

 而那群小朋友的排头,总是那个小白杨林彦俊。

 “是哦。彦俊真的很黏尤老师欸,总要你抱。”带小班的老师柔柔地笑着,“也挺有意思的,彦俊小班的时候也没有总黏人要人抱哦?大概是太喜欢你了吧?”

 喜欢我吗?尤长靖想着,心情有点复杂。




 林彦俊是很喜欢跟着他没错,可又和其他的小朋友不一样。

 别的小朋友喜欢让他唱歌,讲故事,跟大家一起做游戏。林彦俊跟着他,只会让他抱,然后一句话不说,就睁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看着他。

 开始的几次尤长靖还以为是小朋友哪里不舒服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才用这种迂回的方式来寻求自己的安慰。可时间久了,他也发现了——这个小朋友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要他抱抱而已。

 对了,这个小朋友只会连名带姓地喊他。别的小孩子会叫他“尤老师”“尤尤哥哥”,一些小姑娘有时候还会叫他“靖靖”。尤长靖都不介意,这是小孩子们愿意和他亲近的证据。

 而林彦俊只会连名带姓地喊他。很正经的那种。

 “尤长靖,抱。”

 对。就是这样。

 尤长靖无奈地弯下腰把向自己伸出手的小团子抱起来,轻点他的鼻子,第N+1次重复,“彦俊,叫我尤老师啦。或者尤尤哥哥也可以啊。”

 林彦俊搂着尤长靖的脖子,铜铃眼认真地盯着他看,“可是尤长靖就是尤长靖啊。你不叫尤长靖吗。”

 “我叫尤长靖啊,可是……”

 “所以我叫你尤长靖没错啊。”

 ……服气了。这小脑袋瓜转得真快。

 尤长靖轻揪了下小孩儿软软的脸颊,“你啊,这个时候就有在聪明的。”


 “那我们彦俊找尤长靖干嘛呢?今天也是只要抱抱吗?”

 “尤长靖你知道万圣节吗?”

 尤长靖转过头看着小团子,他很少给自己提问题或要求,今天真是新奇。

 “知道啊。万圣节是国外的节日,大家会打扮成各种各样的造型,还会做南瓜灯,还有……”

 “还可以次糖是不是?”

 “欸你很厉害哦,这都知道。”“电视上看到的。”林彦俊的小腿不安分的摆动着,像是藏不住欢欣的小狗在摇尾巴。

 “对,万圣节有个很好玩的,‘不给糖就捣蛋’,可以去找别人要糖果,如果不给的话可以对别人做恶作剧。但是不可以太过分哦。”

 尤长靖不由得想起自己中学时过的万圣节,咯咯地笑起来。

 “什么恶作剧都可以吗?”

 “太过分的就不行啦。不能让别的小朋友受伤哦。”

 “这样哦。”

 林小橘搂紧了尤老师的脖子,又回到了不说话的状态。

 尤老师看着不说话的小团子,只当他又跟以前一样,没多加在意。

 这么说来,万圣节要到了啊。

 今天去超市买点糖吧。尤老师如是想到。





 万圣节当天傍晚,奶泡幼儿园在园内举行了游园活动,园区各处都坠挂着小巧精致的手工南瓜灯和卡通样式的鬼怪巫女等装饰。

 “尤老师!这个南瓜好漂漂!”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提着园长老师分发的小南瓜灯给尤长靖看。暖黄灯光下小女孩的笑容分外温暖柔和,让人心里也跟着一软。

 尤长靖笑着揉揉女孩子的头,“好看吧?那要好好保护哦。”女孩子忙不迭点头,转头跑开了。

 市面上的装饰都过于逼真。为了不吓到孩子们,所有的装饰品都是老师们自己亲手制作的。南瓜灯工序复杂,切割方面还需要不小的力气,尤长靖作为男性,自告奋勇接下了这个任务。

 数量多,工期短,原材料还体积较小,尤长靖在许多个下班回家后的深夜加班加点制作,才换来了孩子们今天的这份惊喜。

 中午的活动课,有孩子们问,为什么今天是园长阿姨带着做游戏,而不是跟以前一样尤老师弹琴教唱歌呢。一向能言善道的尤长靖只是沉默地笑着,将背在背后的手又往后藏了藏。

 一双满是创可贴的手,不适合弹钢琴,更不适合在日光灯下展示给孩子们看。

 他们只需要开心的笑就好。



 尤长靖没有做过多的变装,头上只带着一个以前活动时用过的白色兔耳头箍。他提着一小纸袋糖站在花坛一边,不断地有路过的小魔女小狼人看见他,一边哇哇地叫着“尤老师不给糖就捣蛋!”一边像小炸弹一样冲了过来。尤长靖也顺势蹲下身把孩子们搂进怀里,冲他们笑着“哇”一声,再从口袋里掏出大把的糖果塞进他们的小南瓜灯里。

 小朋友们都在小操场上玩得开心。尤长靖吁了口气,将双手举到眼前瞧着。

 即使是被创可贴包裹着,也避免不了伤口与外物摩擦接触时的痛感。有些比较深的口子,此刻还渗出些血珠来,将创可贴的肤色胶带晕出一小块红。

 生南瓜真的有在难切的。

 尤长靖吃痛地甩甩手,这样想着。




 “尤长靖。”声音从下方传来,尤长靖向下一看,只看到一对灰色的兔耳。

 尤长靖蹲下来,对面前的林彦俊微微笑。“彦俊今天扮的是兔子吗?”

 “不是,是猎人。头上这个是妹妹非要给我带上的。”说着还不开心地撇了撇嘴。一身笔挺帅气的小猎人头上却有一对兔耳朵,气质顿时就从小酷盖变成小可爱。

 “彦俊不喜欢兔子耳朵吗?”“不喜欢,这样不帅。”

 “尤长靖头上也有兔子耳朵哦。你觉得尤长靖也不帅吗?”

 林彦俊抬头看了看尤长靖头上的白兔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灰兔耳。耳朵带上了一点红。

 “尤长靖很帅……”“那白兔兔和灰兔兔都很帅,不要不开心啦。我给你拿糖好吗?”尤老师侧过身去口袋里抓糖,却被小朋友捏住了大拇指。

“尤长靖你手怎么了。干嘛要贴创可贴。”


 完蛋了啦。怎么藏了一天现在就被这个小祖宗看到了。

 尤长靖调整好表情,“我没事啊,就是划了几个小口子,不碍事的哦。彦俊别担心哦。”

 “可是这里有血。你到底怎么了。”

 “……”视力太好了吧。


 本着“小孩子虽然年龄小但是也是独立个体”的想法,尤长靖一五一十对林彦俊说了满手伤口的由来。

 “……所以这些南瓜灯都是你做的哦?”“对啊。尤长靖是不是很厉害?”扯开话题的好机会!

 小团子轻轻牵着没受伤的手指,“…你手还会不会痛。”

 林彦俊抬眼看他,大大的不安和小小的愧疚。

 所以才不想被他们看到啊。尤长靖轻拍着小灰兔的背。不想让他们觉得,是因为他们的原因让老师受伤,从而背负着不必要的自责。

 大白兔把小灰兔拉近,歪头看他,“不会痛了啦,还可以抱你哦。你看……嘶!”

 抬手的一瞬间却被小灰兔裤腿处的金属链子勾到手,大白兔痛得龇牙咧嘴。

 ……好丢脸哦。

 尤长靖讪笑着,把被触痛的手背到身后,“没事吼,尤老师一只手也可以抱你的哦。”

 “不要逞强了好不好。”

 小灰兔扯着尤长靖的袖子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眼前,小小的手掌轻托着面前人白软的双手。他不说话,只盯着那些大小不一的创可贴看。

 尤长靖也开始慌了,“彦俊,我真的没事,你……”

 指尖上传来温软湿润的触感。有些痒,仿佛清晨抚上花瓣的露珠——小心翼翼的,谨慎的,却分外温柔的。

 “妈妈说亲亲就不会痛了哦。尤长靖你现在还有在痛吗。”

 林彦俊一脸认真而期待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神却让尤长靖觉得脸颊发烫。

 “不痛了啦,谢谢你哦……”

 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会?这合理吗?这ok吗?



 远远地跑来几个小朋友,“林彦俊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啦!”,说什么也要把小灰兔扯走。

 “可是……”“对啊,彦俊也和他们一起去玩吧。”尤长靖揉揉林彦俊的头,目送着一步三回头的小灰兔被拖走。

 老师们说的没错,这个小孩子以后不得了,是个狠人。尤长靖看着在孩子堆里也格外抓眼的小团子,认真地点了点头。

 “尤老师!!我们要次糖!!”又有别的小机灵发现这只大白兔。

 尤长靖一边捧出一把糖果一边念叨“晚上回家要好好刷牙哦”,等到在身后摸来摸去也没抓到东西,才发现一袋子糖果都发完了。

 尤长靖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好像还没发给某个小黏人精糖果欸。



 提着已经空空如也的纸袋回到办公室,尤长靖从购物袋里又倒出一些糖果,准备应付等会儿的小坏蛋们。

 在那之前,好像应该先把自己的伤口再处理下…尤长靖想着,准备去一趟医务室。走出门就感觉小腿被谁冲过来一把抱着,看不见脸,只听得见隐隐约约的哭声和吸鼻子的声音。

 妈耶吓死了。这种环境这种情节真的很鬼片好吗。

 尤长靖花了三秒钟镇定心神,蹲下身捧起小朋友已经哭花的脸,“宝贝儿不哭不哭!发生什么事啦?为什么哭了?是摔倒了吗有没有哪里痛?”

 “不素,素,素……”小姑娘抽抽搭搭的,声音都哽咽,“素林,林,脸俊他们在打架啦!”



 医务室里,大白兔和挂彩的小灰兔大眼瞪小眼。

 小灰兔脸上被对方的指甲划了个口子,伤口不深,大概在厮打过程中迸出了些血。尤长靖叹了口气,拿着一小团酒精棉把林彦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又拿着棉签轻轻涂上药。

 打理好一切,他拖来一个小板凳,坐在小灰兔面前,和他平视。

 “为什么要打架?”

 “他欠揍。我就揍了。”

 “林彦俊!”

 尤长靖有些生气。他从来不是会无缘无故冲别人发脾气的小孩,更何况对方的是大班的小孩儿。聪明如林彦俊绝不会自己去惹对方然后一直挨打。

 “告诉我,为什么要打架。”

尤长靖从来都是温柔地笑着的,此刻却面色严肃,眉头紧皱,嘴角抿起。

 “……你生气了吗?”

 小灰兔悄悄抬眼看他。

 “生气啊。你干嘛去惹大班的小朋友,害自己脸上受伤,很逊欸。”小朋友胆怯的眼神看得他心疼,但理由还是必须弄清楚的。

 “……”林彦俊嘟嘟囔囔了几句,尤长靖一个字也没听清。“你说什么?”

 “他说你做的南瓜灯不好看!还故意弄坏了!”

 小朋友突然抬头大喊,尤长靖发现他的眼里甚至还带着点泪花,“明明是你那么辛苦做的!可是他,他……”



 尤长靖心里塌陷了一块,像蜂蜜倒流进来。这一丝轻甜的温柔在他心上缠缠绕绕,终是将他完全包裹。

 “知道啦,小英雄。”

 尤长靖把林彦俊搂进怀里,轻拍着他的背,感受怀里小团子轻微的颤动。

 林彦俊缩在人怀里,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尤长靖身上总是带着清淡的香气,让人安心。

 “谢谢你哦。”

 “脸上还会不会痛?”

 林彦俊抬起头,还噙着泪的眼睛眨巴眨巴,“痛。”

 “那尤老师给你亲亲就不会痛咯。”说着在小孩子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小灰兔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上红云,伸出小手捂着被亲吻的地方,眼神四处乱飘。

 “还痛吗?”“不,不痛了…”

 尤长靖笑着点点头,“那回家之后要让妈妈好好清理伤口哦,不然小心留疤就变丑咯。”

 林彦俊猛地抬起头,手指用力抓着尤长靖的衣服,“如果我变丑了,你是不是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我开玩笑的啦,你才不丑。”

 尤长靖看着突然紧张的小朋友咯咯地笑起来,轻戳他此刻还没露面的酒窝。


 “你在我心目中一直在发光哦。小英雄。”





 天色已晚,小孩子们纷纷被家长接回家。尤长靖站在幼儿园门口,亲手将每个小朋友护送到父母手边,再挥着手对他们说一声“明天见”。

 林妈妈姗姗来迟,见到站在门口的小尤老师,对他歉意地一笑。

 “对不起我加班来迟了,麻烦小尤老师你留到这么晚…哥哥和妹妹还在玩吗?”

 “没关系的啦。孩子们安全回家最重要。我去叫他们吧。”尤长靖软软地笑着,转身进了教室。

 “彦俊,妈妈来接你和妹妹咯。赶快回家吧。”尤长靖走到兄妹的身边。小哥哥一只手牵着妹妹,另一只手向着尤长靖伸出。

 大白兔笑着牵过那只小小的手,一大两小向门口走去。

 “宝贝儿们我们回家咯…阿俊你脸怎么了?”

 “是我打jia…”“是彦俊他为了保护我所以不小心受伤了,对吧?”

 林彦俊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紧,抬头便对上一双笑盈盈的眸子。

 “啊呀,那可真是……”林妈妈有些惊讶,自己家儿子向来波澜不惊,安静沉稳,想不到也会有见义勇为的一面。

 “伤口我已经处理过了,应该过不了几天就会痊愈的。林妈妈您别太担心了,我也会特别关照彦俊的。”尤长靖把手心里的小手交到林妈妈手里,蹲下向两兄妹挥手再见。

 


 尤长靖目送林彦俊和妹妹被母亲牵走,叹了一口气。

 真是个好孩子啊。林彦俊。

 尤长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转身走向办公室,准备下班回家。

 “尤长靖!”

 尤长靖被这四下安静里突然的点名吓得浑身一抖,回过头只看见几分钟前才离开的林彦俊又飞奔回来。

 尤长靖蹲下将飞奔来的小团子接住,“怎么啦,是有东西忘记了吗?”

 “尤长靖,你没给我糖哦。”

 啊呀。尤长靖把全身上下的口袋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一颗糖。

 “彦俊,老师我现在身上没有糖了,明天再给你ok吗?”

 “不ok,今天给才算数,明天就不一样了。”林彦俊非常认真地回答道。

 怎么这么固执的啦!

 尤长靖为难地看着他,这个小朋友真的很难控制欸。

 “不给糖就捣蛋?”

 林彦俊一脸期待,尤长靖无能为力,“好吧,你可以对老师恶作剧,不过别太过分……”

 两颊被一双小手捧住,尤长靖感觉有温热的触感落在自己的唇上。


 自己。被一个小男孩。亲了。嘴对嘴那种。

尤长靖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当机。


 林彦俊是踮起脚吻他的。他站回地面,松开尤长靖的脸,转身就向前跑去,没留给呆愣的大人一点反应的时间。

 “尤长靖明天见咯!!”

 等大人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孩早就跑没影了。

 刚才那个……是恶作剧吧?是的吧?嗯……一定是……

 尤长靖觉得自己真的不ok。

 他现在脸上在发烧。



 “哥哥,你刚才回去找尤老师干什么呀?”

 林妈妈柔声向后座的儿子发问。

 “我去要糖啊。”

 稚嫩的声音里充溢着藏不住的欣喜,“是很甜很甜的糖哦。”

 


end

(祝两个小朋友和各位张德军女孩万圣节快乐:)

【逸其逸】比起历史还是和我一起开创未来吧

我真的很喜欢深夜放文吧……


【逸其逸】比起历史还是和我一起开创未来吧
高二学生其×实习教师逸


“哇天啊是转学生吗!好帅啊!”
“就是就是!”
“……”
黄其淋被身边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昨天玩游戏到半夜,本想趁着早自习好好补会儿眠,现在有些不高兴地揉着自己的头发坐了起来。
“咳,大家静一下。”一旁的班主任发话了,“历史老师要外出交流学习一个月,这一个月的历史课会由这位实习老师来代上。”

“欸居然是老师吗?”
“看起来超年轻的……”

“大家好!我叫敖子逸!敖子逸的敖!敖子逸的子!敖子逸的逸!”讲台边儿上的青年元气满满的开始了自我介绍,“虽然是实习老师,但也是才毕业而已。和大家年龄相近,希望接下来的一个月能好好相处!”说着笑了起来,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台下学生鼓掌的同时还不忘发表评论。
“哇这老师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是不是可以不交历史作业了啊!”
“终于不是老头来讲历史了……”
“年龄差不大啊!我是不是可以追他!”
“啊不管怎么看都好帅!虽然声音有点……”
“有什么关系啊脸好看啊!”
“……”

黄其淋盯着和前排学生打趣的实习老师,装模作样的抬起手来拍了两下。





敖子逸记住的第一个学生就是黄其淋。

毕竟坐得直直的人群里突然凹下去一块儿,真的很显眼。

“咳,那位同学。呃,是叫……黄其淋?”敖子逸看了看座次表,转过眼便看到低下去的头缓慢地抬了起来。

“上课的时候别睡觉啦!趴在桌子上睡对脊椎不好的。”敖子逸走到他边上,不轻不重地戳了下黄其淋的脑门,“放学来我办公室!我那里有军旅床!”

教室里笑声一片,敖子逸也跟着笑。刚走回讲台,下课铃便清脆地响了起来。

“那今天就先到这儿吧。黄其淋同学!放学不要跑哦!”敖子逸走到教室门口还不忘回头冲黄其淋佯装严肃地使了个眼色。教室里才停的笑声又爆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黄怎么你一来就被人老师盯上了!”丁程鑫笑着拍了下黄其淋的背。“就你能。昨天我是帮谁刷级今天才会打瞌睡啊,嗯?”黄其淋没好气地转过身揉乱了丁程鑫的头发。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本被略为厚重刘海遮得严严实实,这时楞是被那人戳了个缺口,露出一小块儿皮肤。

嗯,好像就这样也不赖。







本来这种事情黄其淋完全可以无视然后直接回家的,但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在办公室门口了。

啧。

推开办公室的门,“报告。”“哟!来啦!”办公室里只有敖子逸一个人,正拿着一摞文件在看。

别的实习老师巴不得下了课就脚底抹油赶快下班,这人居然比班主任还留的晚。

“真的来啦,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开溜呢。”本来是这样打算的。“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喊你来睡觉的吧?”怎么可能。

黄其淋背着手无神地看着他,敖子逸轻轻笑了下把视线转回了面前的文件上。

“这是你们班主任给我的成绩单。我看你这历史成绩,平时没少打瞌睡吧?”

“我给你补课吧?”

黄其淋终于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人。

我靠,没搞错吧?学校这么抠是不会给你加班费的哦?

“免费的啦。”敖子逸冲他眨眨眼睛,“是你们班主任拜托我的,你这历史可不能再亮红灯了。”

“……好吧。”如果不执行估计下次就要被请去喝茶了。

“嗯!以后放学了就到办公室来吧。”

“那老师没事儿我先走了……”

“等一下!”黄其淋搭在门把上的手放了下来,扭过头去看向身后的人。

“回答我一个问题!”敖子逸双手抹过自己的耳际,“我长得好看吗!”

“……”

“算了你还是回去吧……现在的孩子真是太不幽默了……”敖子逸有些失望地低下头。

他的头顶微微闪着光,几根发丝不安分的翘了起来。眼睫毛好长,好像能看见投下的阴影。

“好看。”

声音很轻,透过空气传到敖子逸耳朵里时已变得含糊不清。

“什么?”

敖子逸再抬起头的时候,门被轻轻关上了。

只有夕阳的光大片大片的从窗户透过来,洒在门与地板窄窄的缝隙之上。


黄其淋其实是个好学生。

数学成绩很好,所以当时分科选了文科。思维敏捷,所以语文这样的科目也还不错。加之偶尔去校篮球队当个援兵,又有好脾气好性格,加上长相出众,还算的上是个风云人物,在学校过得风生水起。

只有历史。

他擅长速记,可历史年代人物功绩各种大小战役等等等的零碎知识,速记也完全记不下来。历史老师又年岁稍大,上课实在让人难打起精神,这个科目就这样默默地亮了红灯。

不过上课打瞌睡,真的是头一次。还正好就被那个实习老师看到了。

黄其淋回想起被实习老师当众点名的场景,同龄人在这种情况下本该有的气恼,他却一点没感觉到。

他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回想起来,脑子里却只剩下那个人笑起来的样子了。

还有他问自己“我好看吗!”的嘚瑟样子,哪有个大人的模样,分明还是个孩子,说不定还是自己都小的那种。

黄其淋抬手摸了摸耳朵,有点烫。

哎。夏天嘛。



从那以后每天放学黄其淋就天天跑办公室报道。

最不爽的居然是丁程鑫和黄宇航,打篮球打游戏都差人了。

“就不能请假吗!”“乖。我还不想和老班一起喝茶谈人生。正好你和咱们班长好好过二人世界吧。我这个万年电灯泡也该歇歇了。”说着背起书包就往着办公室去了,留给二人一个帅气的背影。

“这人什么时候这么爱学习了?还怕老班?明明没少怼人家。”丁程鑫不满地扯着黄宇航的书包带,硬让人家倒退三步。

“你就该学学别人阿黄的勤奋。走我也给你补课去,你上次的测试卷是不是还没做完?”

“我的好班长,爱您敬您,今天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了。”

“丁程鑫你给我站住!!上次谁给我保证卷子一定会做完的!?”




“……所以这类题应该从这个角度思考。比死记硬背好很多。”敖子逸拿着笔在卷子上圈圈点点,一张试卷写满了笔记。

看起来笑嘻嘻傻乎乎的,认真起来还是有两把刷子嘛。

黄其淋看着试卷,脑海里快速过了一遍刚才讲的知识点,好像是清晰了很多。

“嗯!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敖子逸盖上笔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夏天还真是长啊……好想吃冰的。”说着还可怜兮兮的咂吧了下嘴。

……我收回刚才的话。他果然是个小孩。

“我请你吃冰吧。”黄其淋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说着。幸好丁程鑫不在,不然大概会尖叫“你这负心汉你都没请我吃过东西”然后来掐自己的脖子。

“欸?真的吗?”……哇,眼睛都在发光了。

“嗯,我也很想吃冰的。我知道附近有家店的很好吃。”

“太好啦!”说着就拖起黄其淋火速冲出了校门。

黄其淋看着眼前吃个抹茶冰沙就开心得不得了连形象都不顾弄的满脸花的某位人民教师预备役,开始怀疑刚才他教自己的东西是不是对的。

黄其淋的个子很高,再加上敖子逸年轻的面相,若不是一人穿着休闲西装一人身着校服,恐怕会认为两人是同龄的好哥们。

敖子逸。这人真有趣。

“……敖子逸。”

“嗯?你叫我?”从沙冰里抬起头的人眼睛亮亮的问他。

不好,想着想着话怎么就说出口了。

“呃。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啊!”他咬着勺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我也不想和你们有距离感啊,课下怎么叫都可以。而且你和我关系又比较好嘛!随便你啦!”说着揽过了自己的肩。

我们的关系有很好吗?黄其淋绞尽脑汁地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但也没挣扎,任由那人一手搂着自己一手不忘往嘴里送着吃。

与其说是搂着自己,不如说是……挂在自己身上?

“……敖子逸。那个,有点热。”

“啊不好意思!大夏天的!”敖子逸嘻嘻一笑,将手放了下来。

黄其淋觉得敖子逸的体温可能有些高。

自己的肩头好像快烧起来了。

“谢谢你请客啊!看来是没教你。”说着拍了拍黄其淋的肩。

黄其淋看着眼前的大小孩儿无奈地勾勾嘴角。“那我回家啦。明天见。”

“嗯好!拜拜!”

黄其淋笑着转过了身,听着身后的人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脚步声越来越远。

炎热的夏日慢慢悠悠一天天消磨。黄其淋的课外补习也快结束了。

敖子逸要走了。一个月的代课就剩下最后一个星期了。

“嗯!你这次月考发挥不错啊!为师很欣慰!以后也要保持啊!”

敖子逸抚摸着并不存在的长胡子,冲黄其淋投去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不过当事人倒是兴致很低。随便应了一声,转动着手中的圆珠笔。

“你怎么啦?和女朋友吵架啦?”

黄其淋瞟了他一眼,“哪来的女朋友啊。放学后大好的约会时光不是都拿来跟你相伴了嘛。”

“你多久走?我能不能去送你?”

黄其淋放下手中的笔,转过身正视着敖子逸。

“送我干嘛?你周末自己在家好好看书写作业才是。”敖子逸嘻嘻一笑,“还是说……你舍不得我?”

黄其淋低下头盯着地砖之间的缝隙默不作声。

敖子逸突然反应过来好像不该对青春期的男孩子开这样的玩笑,正想着如何岔开话题,对面的人出了声。

“嗯。”

又是那种,很轻很轻的声音。和第一次来这个办公室的时候一样。

但这次,敖子逸听得很清楚。

“我舍不得你,我不想你走,敖子逸。”

黄其淋抬起头来对自己对视。应该是夕阳太耀眼了吧,他的眼睛,才会那么亮,那样闪闪发光。

“我……”

敖子逸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办公室里太安静,只听得见略为聒噪的空调运转的声音。

“不让我去送你。你就得补偿我。”

黄其淋站起来,把书本和笔袋收进书包里。

“这周三我们和2班有篮球赛。我会上场。”把书包背在后背,理了理自己校服的衣摆。“你得来看我比赛。”

走到门口时这人又猛的一转身,“还得请我吃冰!我这次要奇异果味儿的!”双手指指敖子逸又指指自己,做出“我的目光锁定你的动作”,配上狡黠的一笑。

“拜拜啦!”然后关上门轻巧地闪身出去了。

留下敖子逸一个人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人设好像反了吧???不过,倒是听说他平时还是个挺逗的人。

敖子逸这才发现,这个人身上还有好多自己没看到的东西。

稍稍斟酌片刻,敖子逸拿起办公桌上的台历,在星期三的格子上画了一个标准的圆圈。



“黄其淋!加油!黄其淋!加油!”
“黄宇航你最帅!!”
“丁程鑫加油!!!”
“……”

敖子逸还没走到看台,在篮球场边儿上就听到女生们尖叫声了。

哎哎哎,这些女生平时看着不是挺文静的?怎么现在就变样儿了呢??是我见识太少还是时代变了??敖子逸看着看台上一群恨不得把自己投射到篮球场上的女生,心中充满了深深的疑惑。

“好球!”

人群中又欢呼声四起。敖子逸一边往看台走一边伸长了脖子往球场上望。黄其淋拉起宽大球衣的领子抹了把汗,与迎面走来的黄宇航默契地击了个掌。

哦……刚才的球是他进的吗?原来看他长得清清秀秀的运动还是可以的嘛……

黄其淋抬眼的一瞬间与自己对上了视线,还站在台阶上的敖子逸顿时有点无措。黄其淋倒是满不在乎地冲自己的方向挥了挥手。

看台上的女生看着黄其淋在那儿停下,立马摆出一副矜持的样子,理理裙摆拢拢耳边的碎发。却看到他挥手的方向歪的不是一星半点,有些嫉妒又有些疑惑地向那方向看去,脸上的阴沉又转成了灿烂的笑容。

“是敖老师啊!”“敖老师也来啦?”“哎她们不来看的真是亏大了……”

敖子逸摸摸头发,在女生们惊喜的呼声中走到黄其淋放书包的位置边儿坐下。

哨声响起,黄其淋赶忙跑去队友身边。奔跑时却回头看向了敖子逸。

敖子逸顿时有点僵硬。

黄其淋轻轻笑了一下,转过头去。无视了女生们花痴的叫声和敖子逸眼里的呆滞。

上半场比赛接近尾声,敖子逸看着黄其淋一连进了好几个球,表面上鼓掌叫好内心却是大喊着牙白。

这这这……不太妙啊。

哨声响起,比分领先。黄其淋满意地拍了拍队友们的背,然后便三步并两步走上看台坐到了敖子逸边上。

“你怎么过来了?”“下半场没我事儿了。”说着从包里拿出毛巾搭在脖子上,拧开一瓶矿泉水猛灌。

敖子逸看着黄其淋滚动的喉结,被汗水打湿的鬓角,从篮球服里露出的手臂白皙又强壮有力……

“喂。喂?敖子逸?”

意识到的时候那人已经喊了自己好几声了。意识到自己看楞的敖子逸立马坐正清清嗓,装模作样的评论起比赛来。

黄其淋看着他心虚假正经的样子只觉得好好玩。

“喂,敖子逸。”

“嗯???干嘛。”

黄其淋抬起双手抹过耳朵,与第一天他做给自己看的动作一样,挑了下眉坏笑着问,“我帅吗?”

敖子逸只觉得面上发烫。看着那人笑得灿烂竟有些呼吸困难。

“嗯。跟我比起来还是差一点。”敖子逸抓起黄其淋脖子上挂着的毛巾往他脸上糊了上去,“再接再厉,再接再厉。”

黄其淋顺势便接过毛巾擦着汗,笑出了声。


比赛结束,赢了比赛的三人有点开心。走在旁边的敖子逸看着三个少年闹闹囔囔,“那你们去庆祝吧。我就先走了。”

“敖老师别介啊。一起去呗。”黄宇航探出头看着他,“算了算了。我还得回家备课呢……”“可是你答应了要请我吃冰的啊。”黄其淋看着敖子逸,满脸都是委屈。

敖子逸完全忘了这一出,“啊……下次下次!你放心我肯定不会食言啦!那我先走啦!”

“……敖老师跑得还挺快。”丁程鑫看着已经没影儿的敖子逸的方向,忍不住感叹。“阿黄,你什么时候和他关系那么好了?他还要请你吃冰?”

黄其淋笑笑不说话。揽住两个好友的脖子就往前冲,“走!打游戏去!难得我放假是吧!走走走!”

黄宇航和丁程鑫就这样被黄其淋强行拐走了。之前的问题也就不了了之。

回家以后,敖子逸把背包随手扔在一边,倒在沙发上不想动弹。

自己一定是中暑了。

所以才会呼吸急促,才会眩晕,才会脸红。

这跟黄其淋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的吧。

对!一点都没有!就是没有!想着拿起了茶几上的柚子糖剥开了往嘴里塞。

毕竟要好好补充糖分大脑才能充分运转啊!嗯!

柚子糖在嘴里化开,一点点的苦味立马又被酸甜的滋味掩盖住。敖子逸很喜欢这味道。

吹来的风有点温热,莫名的让人舒适。伴着酸酸甜甜的味道,敖子逸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敖子逸走之前,特别告诉这些学生别来送他。“不想看你们哭哭啼啼的,认识我应该是件快乐的事儿啊。如果真的舍不得我就好好学历史吧。”敖子逸站在讲台上说着,悄悄往黄其淋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人却只是盯着窗外出神。

敖子逸突然有点说不清的失落。

离开的那天,敖子逸提着自己的一小袋行李独自来到了汽车站。他不爱买衣服,几件衣服换来换去的穿,行李不多,倒也乐得轻松。

敖子逸在候车大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下。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地震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微信消息上“黄其淋”三个字无比的显眼。

当时倒是自己为了方便给他答疑,硬要他和自己加微信的……

敖子逸有些莫名的心虚,点开了对话框。

“敖子逸。你更喜欢历史还是未来啊?”

这什么没头没脑的问题?敖子逸皱着眉,打下“未来”二字发送出去。

“哦。我还以为你教历史会更喜欢历史呢。”

“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吗。敖子逸字还没打完,对方的消息又来了。

“因为比起历史,我更喜欢未来。”

“和我一起开创未来吧。”

敖子逸看到这句话有些楞。正想着该怎么回复的时候,手机猝不及防地响起,吓得敖子逸差点直接把手机扔出去。

“喂?”“我是认真的。”

黄其淋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比起历史我更想和你一起去未来。所以你要等我。”

“你还欠我一份冰呢。”

敖子逸握着手机无言,良久才有淡淡一句“居然真的不是中暑吗……”

“你中暑了?”黄其淋不自觉皱起眉头。

“没有啦。”敖子逸突然笑了出来。“好吧。看在你这次月考还不错本人又如此帅气的份上,我就等你吧。”




“你还欠我一份奇异果冰呢。”
我就在未来,请你那杯冰吧。



友善可亲(′・∀・『)!

Haru. Hello.:

每日一花 2.19

生日花:橡树 (Oak) 

花语 :友善可亲 

花占卜 :您是一个随和的人,天生聪慧,拥有很好的认知能力,但才华无处发挥,令您有点不满。在感情上您可以挥洒自如,爱情生活多姿多采! ,往往被人误会您是「花心」人,得不偿失。 

花箴言 :丽质是天生的,聪明则需要後天的培养。 

       今天看到橡树。我就觉得一定要画这个。因为看到橡果我就想到霍比特人,嗷嗷嗷,索林,比尔博~中土之旅结束了QAQ~~~~~~

       祝今天生日的朋友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