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刷自己喜欢的💛
杂🌟

能不把池忆写成小结巴吗 我觉得人家说话并没有很结巴👋
本来这个就是要靠自己走出心结的 别给人施更大的压力了
你觉得是个萌点 在别人看来可能就是带着恶意的嘲笑了

言尽于此。

两个小朋友超酷的哇哇哇!www
白净腹黑学霸和傲娇呆萌运动员的设定很带感昂!!!
希望以后有机会为两个小朋友写东西呀!
www

官方认证方洛👏👏
国王王后组

2017.0217一个预告

肉蛋:

灵魂过铁:



逸其黑帮!神经病联盟!二月十七搞事情!hhhhhhh

排序不分先后,只是列表。

大量的粮正在上线


1.
@台风吹倒歌乐山 + @Q哒_正太不足 
关键词:堂堂大老板和堂堂大老板的秘书

2.
@静流 
关键词:请问这是你掉的奶嘴吗?

3.
@苏幕遮 
关键词:快到我的匣子里来

4.
@丘山 
关键词:爱人之间满是嫌弃特别是你的发型

5.
@潇洒不羁大草男 
关键词:“愿意和我一起做一场小成本电影吗?”

6.
@一月七日 
关键词:你可以爱我吗 可别再讲笑话

7.
@荦然一七 
关键词:我的弟弟可能是个假医生

8.
@撒糖小战士 
关键词:或许,你喜欢梅西吗?

9.
@小心火烛 
关键词:左边宛如天籁,右边宛如卖菜

10.
@黑糖月前 
关键词:丧尸横行的末日里我们在做什么

11.
@脑洞大的一棵草 
关键词:请走心一点

12.
@三刻藻 
关键词:塞壬与美杜莎

13.
@洽空 
关键词:双龙戏珠

14.
@汽水味的 
关键词:我有无数种让你不说话的方法,您可闭嘴吧

15.
@肉蛋 
关键词:如果我问心有愧呢?

16.
@一叶知秋 
关键词:黄其淋的脑子没问题他是真的有超能力

17.
@灌浆期少女 
关键词:悟空

❤️❤️❤️


感谢美工(还没上岗) @今天江俊龙开微博了吗 
多多注意 #20170217 这个tag ❤️哦




今天lo貌似出问题了……


【其逸/航程】榴莲餐厅01

马着慢慢看qwq这边高手好多粮都好好吃。一本满足。

午餐肉蛋:

餐厅主厨其×吃货逸


请勿上升×3


带航程




笔/午餐肉蛋






山城的暑假总是炎热而漫长,如同一个巨大的蒸笼,热得人恹恹的提不起劲儿。敖子逸已经维持葛优躺沙发的姿势玩了一天手机,倒不是他不想出门,作为一个立志吃空山城的吃货,敖子逸已经拉着死党丁程鑫把山城大大小小的优质餐厅都吃了个遍。既然都没东西可吃了,出门还有什么意义?敖子逸不禁开始思索丁程鑫让他到其他城市拓展吃货事业的建议。




还没等敖子逸考虑好接下来去哪个城市吃吃吃,说曹操,曹操就发微信过来了。丁程鑫说发现了一间新开的餐厅,明天他请客一起去吃。敖子逸葡萄似的眼珠一转,摁下语音:“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以前是谁说要保持身材死活不跟我出去浪,怎么今天突然要请我吃饭?我还不了解你,不是看上了那间餐厅东西好吃,是看上了哪个服务员吧!”




语气尽是调侃。丁程鑫回了一个脸红的表情过来,看来是了。敖子逸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赶忙问餐厅叫什么。丁程鑫回过来:




“榴莲餐厅。”






第二天清早,敖子逸在高德地图的帮助下,成功地找到了这间新开的榴莲餐厅。与餐厅名相衬的,榴莲餐厅的外观装潢是暖暖的鹅黄色,门前的白色栅栏上缠满了绿油油的南瓜藤。餐厅的位置比较偏,因此占地面积很大,清晨的阳光斜照进落地窗,一室温馨明亮。




这样温暖可爱的外观迅速给阅餐厅无数的敖子逸留下了良好的初印象,拿起手机想要拍张照,如果东西好吃就发个微博推荐。没想到按下快门的一刻,镜头里出现了一对牵着手的身影,其中一个就是自己的死党丁程鑫。




敖子逸上下打量好友牵着的男生,穿着服务生的衣服,看起来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好身材,挺拔帅气,皮肤和丁程鑫站在一起显得黝黑,就像前几天吃的黑巧克力布朗尼一样。




丁程鑫看见敖子逸,脸有些微红,连忙挣脱了那个男生走过来。敖子逸玩味地撞他胳膊:“这人叫什么名字?”




丁程鑫有些不好意思:“黄宇航,榴莲餐厅的服务员。”




难得看见这家伙害羞地不敢直视自己,敖子逸笑得要死:“原来你喜欢这一款的啊?这下不用担心你觊觎我了,毕竟我有这——么白!”




“得了吧你。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有这一天。”丁程鑫哭笑不得,一把抓住敖子逸手腕就往餐厅里面拖。敖子逸顿时感觉到黄宇航刚才还温柔地望着这边的视线此时迸出了高温怒火,不由得矮了半截。






餐厅里没什么人,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黄宇航跟过来递了一本菜单:“想吃点儿什么?”




丁程鑫笑意盈盈地抬起头:“我吃点儿什么好?”




黄宇航温柔地注视他:“你感冒刚好,吃点儿热的吧。要不要试试法式鱼汤拉面?”




“好啊~”丁程鑫笑得眉眼弯弯。




对面的敖子逸猝不及防地被闪瞎了。我只是来吃个东西,为什么要虐我?




“那你呢?”黄宇航看向敖子逸。




……为什么到我语气就这么不爽啊!微博朋友们我这里挂一个双标!




敖子逸撇嘴:“有什么推荐?”




“嗯……推荐我们餐厅的招牌菜,果王沙朗牛排。如果点这道菜,我们的boss兼主厨会亲自烹饪并上菜。”




敖子逸推回菜单:“那就这个吧。七分熟,黑椒汁。”






黄宇航送上两杯柠檬水,转身走去前台。敖子逸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黑就算了,还黑脸。”




丁程鑫不同意了:“他哪里黑脸?明明很温柔!”




对你当然温柔了!敖子逸凶巴巴地说:“丁程鑫我告诉你,要是你们想结婚,他还没过我这关呢!”




丁程鑫忍俊不禁:“好啦。如果你不喜欢黑的,我让他漂白了再来和我结婚。”说着正要低头喝一口柠檬水,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你不喜欢黑的,难道喜欢白的?你该不会喜欢我吧!敖子逸我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你居然对我……”




“打住打住!”敖子逸白他一眼,“我是喜欢白的,可是我喜欢的是白白软软的!你软吗?你内心就是个老爷们儿!”




丁程鑫笑眯眯地并不否认。他反问:“那你说什么样的才算白白软软?”




敖子逸歪歪头:“嗯……应该像白面馒头一样白,像汤圆儿一样软,像……”




一个温软的声音打断了敖子逸的絮絮叨叨:“您好,果王沙朗牛排。”一个覆着盖子的铁盘随即被端上桌。听见里面传来滋滋的响声,敖子逸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滑动,可是等了半天,上菜的人没有要揭开盖子的意思。敖子逸忍不住抬起头问:“为什么不打开……”




上菜的人模样印入眼底,敖子逸猛然一滞,剩下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来人穿着一身厨师服,身上若有若无地环绕着一阵淡淡的果香。白色的制服只显得他皮肤更加白皙,鼻子和下颌线条极尽流畅优美,脸上却带着微微的婴儿肥,看起来……白白软软的,像白面馒头一样白,像汤圆儿一样软……




直到丁程鑫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敖子逸才反应过来。丁程鑫介绍道:“这是榴莲餐厅的店长兼主厨,黄其淋。这是我朋友敖子逸。”




黄其淋轻轻笑了:“你好。牛排还热,盖子直接打开会溅油,可能会烫到你,用餐巾纸挡一挡吧。”




敖子逸脑子一片混乱,机械地点点头,展开一张餐巾纸挡在面前,黄其淋这才揭走了盖子。果然如他所言,炙热的油星一下子四散飞溅,如果没有餐巾纸挡着,恐怕手和衣服都要遭殃了。等待了一会儿,飞溅的油星渐渐少了,敖子逸放下餐巾纸看见眼前的牛排,心底忍不住一声欢呼。




牛排尚在滋滋冒油,看起来是煎得恰到好处的七分熟,外表看不到血丝却又没有焦糊的感觉;牛排上覆盖着一层黑椒汁,拉面上有一些果汁的调色,配合打在旁边的一个荷包蛋,蛋黄嫩得像能滚来滚去,摆盘可谓赏心悦目,不由得令人食指大动。




黄其淋露出礼貌的微笑:“慢用。”




敖子逸呆呆望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下意识地挥手再见,丁程鑫看着他直想笑:“白白软软的,对吧?”




敖子逸这才回过神来,脸红得说不出话来反驳。丁程鑫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狐狸,得寸进尺调侃他:“是不是像白面馒头一样白,像汤圆儿一样软啊?”




黄宇航送法式鱼汤拉面上来,顺便摸摸小狐狸脑袋:“什么事儿笑得这么开心?”




丁程鑫凑近了敖子逸,一脸调戏:“我是在笑某些人啊,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黄宇航眼里再次迸出了高温怒火,敖子逸觉得自己快和牛排烤的差不多熟了。






丁程鑫呼噜呼噜地吃完了他的拉面,刷地站起来:“我去找黄宇航玩了啊,你慢慢吃。”敖子逸专心切着牛排头都不抬:“去吧去吧,知道你如饥似渴了。”丁程鑫伸手推他一把,离开了座位。不一会儿有人在对面坐下,敖子逸还在哼哧哼哧地切牛排:“怎么这就回来了?”




“沙朗牛排也译作西冷,比较正宗的沙朗取自牛后腰脊肉,肉质鲜嫩但带油花嫩筋,上口比菲力牛排更有韧性和嚼劲。”敖子逸这才发现坐在对面的居然是黄其淋,此时正眉眼含笑地望着自己,“……所以也会比较难切一些。要我帮忙吗?” 




话音未落,一双白净的手已经伸过来,代劳了切牛排的工作。刚刚才风吹心动的敖子逸现在又被这嘴上询问要不要帮忙时已经出手相助的撩汉技巧电得七晕八素,看着黄其淋切牛排的优雅姿势又不禁感慨,果然厨师就是不一样,与自己锯木头般的刀工不同,黄其淋切牛排娴熟地像锋利的刀切开奶油。第一次有了心动滋味的脑洞少年敖子逸觉得此时脑子里有一群小鸟在振翅歌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啊不不不,是这感觉太奇异我抱歉不能说明……




“好了。”黄其淋把切好的牛排推回来,看着敖子逸插起一块放到嘴里咀嚼,脸上居然有几分期待:“好吃吗?”




不等敖子逸回答,他又自嘲地笑笑:“我在问什么啊,难道你还会当着我的面说不好吃吗?”




敖子逸眼珠转了转:“你想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黄其淋好奇地睁大眼:“……真话?”




“好吃。”




黄其淋的神色居然有些失望。




敖子逸又吃了一块,嘴巴鼓鼓囊囊地补充道:“如果用来餐厅吃饭的食客标准判断,这个liu排是好吃的。可如果用我敖子逸的标准来判断,这就是不好吃的。”




“以前听丁程鑫说过,你很喜欢品鉴美食,应该吃过很多餐厅和厨师的手艺吧?”黄其淋的眼睛像是重新有了神采,“按照你的标准,怎么说?”




敖子逸摆摆手:“别听丁程鑫瞎说,品鉴美食是什么鬼?我啊就是喜欢吃东西。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开心啊!人活着,开心不是最重要的吗?”他眼睛亮亮地发光,“当我吃到一个东西觉得开心了,那这个东西在我这里就是最好吃的。”




“这道果王沙朗牛排不够入味,味道全靠黑椒汁撑起,上口辣味儿偏重,吃完有种要上火的感觉,所以我还吃了西瓜和哈密瓜这些冰镇水果来缓解。”敖子逸像是怕黄其淋生气,小心翼翼地说:“我觉得你只是为了做菜而做菜。你做菜的时候,是不是不开心啊?”




黄其淋怔怔地看着他,半晌,像是终于轻松下来一样向后靠在椅背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谢谢你,我现在很开心。”




敖子逸差点儿被那个笑容闪了神,慌慌张张地低头插水果。黄其淋看着他一块水果半天插不起来,突然开口说:“以后你每天来榴莲餐厅,我给你做饭吃吧。”




哎哎哎?!敖子逸震惊地抬起头,黄其淋已经起身:“每天来了直接到后厨找我就好。”






丁程鑫回来看见敖子逸一副呆呆的样子,伸手在他眼前晃晃:“怎么了,食物中毒傻了?”




敖子逸一把抓住丁程鑫的手,双眼闪闪发光:“程程!我问你,今天太阳打哪边出来?”




黄宇航眼里再次迸出了高温怒火。








TBC












我居然也有TBC的一天。


不过以我的蛋性估计写个三四章也就结束了,毕竟是个不喜欢写长篇的,如果三章结束就改上中下。


TBC是突然觉得其逸的进度应该没那么快。


啊,明天就要回学校了。下一章,又是几度春秋呢?

【逸其逸】比起历史还是和我一起开创未来吧

我真的很喜欢深夜放文吧……


【逸其逸】比起历史还是和我一起开创未来吧
高二学生其×实习教师逸


“哇天啊是转学生吗!好帅啊!”
“就是就是!”
“……”
黄其淋被身边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昨天玩游戏到半夜,本想趁着早自习好好补会儿眠,现在有些不高兴地揉着自己的头发坐了起来。
“咳,大家静一下。”一旁的班主任发话了,“历史老师要外出交流学习一个月,这一个月的历史课会由这位实习老师来代上。”

“欸居然是老师吗?”
“看起来超年轻的……”

“大家好!我叫敖子逸!敖子逸的敖!敖子逸的子!敖子逸的逸!”讲台边儿上的青年元气满满的开始了自我介绍,“虽然是实习老师,但也是才毕业而已。和大家年龄相近,希望接下来的一个月能好好相处!”说着笑了起来,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台下学生鼓掌的同时还不忘发表评论。
“哇这老师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是不是可以不交历史作业了啊!”
“终于不是老头来讲历史了……”
“年龄差不大啊!我是不是可以追他!”
“啊不管怎么看都好帅!虽然声音有点……”
“有什么关系啊脸好看啊!”
“……”

黄其淋盯着和前排学生打趣的实习老师,装模作样的抬起手来拍了两下。





敖子逸记住的第一个学生就是黄其淋。

毕竟坐得直直的人群里突然凹下去一块儿,真的很显眼。

“咳,那位同学。呃,是叫……黄其淋?”敖子逸看了看座次表,转过眼便看到低下去的头缓慢地抬了起来。

“上课的时候别睡觉啦!趴在桌子上睡对脊椎不好的。”敖子逸走到他边上,不轻不重地戳了下黄其淋的脑门,“放学来我办公室!我那里有军旅床!”

教室里笑声一片,敖子逸也跟着笑。刚走回讲台,下课铃便清脆地响了起来。

“那今天就先到这儿吧。黄其淋同学!放学不要跑哦!”敖子逸走到教室门口还不忘回头冲黄其淋佯装严肃地使了个眼色。教室里才停的笑声又爆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黄怎么你一来就被人老师盯上了!”丁程鑫笑着拍了下黄其淋的背。“就你能。昨天我是帮谁刷级今天才会打瞌睡啊,嗯?”黄其淋没好气地转过身揉乱了丁程鑫的头发。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本被略为厚重刘海遮得严严实实,这时楞是被那人戳了个缺口,露出一小块儿皮肤。

嗯,好像就这样也不赖。







本来这种事情黄其淋完全可以无视然后直接回家的,但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在办公室门口了。

啧。

推开办公室的门,“报告。”“哟!来啦!”办公室里只有敖子逸一个人,正拿着一摞文件在看。

别的实习老师巴不得下了课就脚底抹油赶快下班,这人居然比班主任还留的晚。

“真的来啦,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开溜呢。”本来是这样打算的。“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喊你来睡觉的吧?”怎么可能。

黄其淋背着手无神地看着他,敖子逸轻轻笑了下把视线转回了面前的文件上。

“这是你们班主任给我的成绩单。我看你这历史成绩,平时没少打瞌睡吧?”

“我给你补课吧?”

黄其淋终于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人。

我靠,没搞错吧?学校这么抠是不会给你加班费的哦?

“免费的啦。”敖子逸冲他眨眨眼睛,“是你们班主任拜托我的,你这历史可不能再亮红灯了。”

“……好吧。”如果不执行估计下次就要被请去喝茶了。

“嗯!以后放学了就到办公室来吧。”

“那老师没事儿我先走了……”

“等一下!”黄其淋搭在门把上的手放了下来,扭过头去看向身后的人。

“回答我一个问题!”敖子逸双手抹过自己的耳际,“我长得好看吗!”

“……”

“算了你还是回去吧……现在的孩子真是太不幽默了……”敖子逸有些失望地低下头。

他的头顶微微闪着光,几根发丝不安分的翘了起来。眼睫毛好长,好像能看见投下的阴影。

“好看。”

声音很轻,透过空气传到敖子逸耳朵里时已变得含糊不清。

“什么?”

敖子逸再抬起头的时候,门被轻轻关上了。

只有夕阳的光大片大片的从窗户透过来,洒在门与地板窄窄的缝隙之上。


黄其淋其实是个好学生。

数学成绩很好,所以当时分科选了文科。思维敏捷,所以语文这样的科目也还不错。加之偶尔去校篮球队当个援兵,又有好脾气好性格,加上长相出众,还算的上是个风云人物,在学校过得风生水起。

只有历史。

他擅长速记,可历史年代人物功绩各种大小战役等等等的零碎知识,速记也完全记不下来。历史老师又年岁稍大,上课实在让人难打起精神,这个科目就这样默默地亮了红灯。

不过上课打瞌睡,真的是头一次。还正好就被那个实习老师看到了。

黄其淋回想起被实习老师当众点名的场景,同龄人在这种情况下本该有的气恼,他却一点没感觉到。

他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回想起来,脑子里却只剩下那个人笑起来的样子了。

还有他问自己“我好看吗!”的嘚瑟样子,哪有个大人的模样,分明还是个孩子,说不定还是自己都小的那种。

黄其淋抬手摸了摸耳朵,有点烫。

哎。夏天嘛。



从那以后每天放学黄其淋就天天跑办公室报道。

最不爽的居然是丁程鑫和黄宇航,打篮球打游戏都差人了。

“就不能请假吗!”“乖。我还不想和老班一起喝茶谈人生。正好你和咱们班长好好过二人世界吧。我这个万年电灯泡也该歇歇了。”说着背起书包就往着办公室去了,留给二人一个帅气的背影。

“这人什么时候这么爱学习了?还怕老班?明明没少怼人家。”丁程鑫不满地扯着黄宇航的书包带,硬让人家倒退三步。

“你就该学学别人阿黄的勤奋。走我也给你补课去,你上次的测试卷是不是还没做完?”

“我的好班长,爱您敬您,今天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了。”

“丁程鑫你给我站住!!上次谁给我保证卷子一定会做完的!?”




“……所以这类题应该从这个角度思考。比死记硬背好很多。”敖子逸拿着笔在卷子上圈圈点点,一张试卷写满了笔记。

看起来笑嘻嘻傻乎乎的,认真起来还是有两把刷子嘛。

黄其淋看着试卷,脑海里快速过了一遍刚才讲的知识点,好像是清晰了很多。

“嗯!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敖子逸盖上笔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夏天还真是长啊……好想吃冰的。”说着还可怜兮兮的咂吧了下嘴。

……我收回刚才的话。他果然是个小孩。

“我请你吃冰吧。”黄其淋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说着。幸好丁程鑫不在,不然大概会尖叫“你这负心汉你都没请我吃过东西”然后来掐自己的脖子。

“欸?真的吗?”……哇,眼睛都在发光了。

“嗯,我也很想吃冰的。我知道附近有家店的很好吃。”

“太好啦!”说着就拖起黄其淋火速冲出了校门。

黄其淋看着眼前吃个抹茶冰沙就开心得不得了连形象都不顾弄的满脸花的某位人民教师预备役,开始怀疑刚才他教自己的东西是不是对的。

黄其淋的个子很高,再加上敖子逸年轻的面相,若不是一人穿着休闲西装一人身着校服,恐怕会认为两人是同龄的好哥们。

敖子逸。这人真有趣。

“……敖子逸。”

“嗯?你叫我?”从沙冰里抬起头的人眼睛亮亮的问他。

不好,想着想着话怎么就说出口了。

“呃。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啊!”他咬着勺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我也不想和你们有距离感啊,课下怎么叫都可以。而且你和我关系又比较好嘛!随便你啦!”说着揽过了自己的肩。

我们的关系有很好吗?黄其淋绞尽脑汁地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但也没挣扎,任由那人一手搂着自己一手不忘往嘴里送着吃。

与其说是搂着自己,不如说是……挂在自己身上?

“……敖子逸。那个,有点热。”

“啊不好意思!大夏天的!”敖子逸嘻嘻一笑,将手放了下来。

黄其淋觉得敖子逸的体温可能有些高。

自己的肩头好像快烧起来了。

“谢谢你请客啊!看来是没教你。”说着拍了拍黄其淋的肩。

黄其淋看着眼前的大小孩儿无奈地勾勾嘴角。“那我回家啦。明天见。”

“嗯好!拜拜!”

黄其淋笑着转过了身,听着身后的人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脚步声越来越远。

炎热的夏日慢慢悠悠一天天消磨。黄其淋的课外补习也快结束了。

敖子逸要走了。一个月的代课就剩下最后一个星期了。

“嗯!你这次月考发挥不错啊!为师很欣慰!以后也要保持啊!”

敖子逸抚摸着并不存在的长胡子,冲黄其淋投去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不过当事人倒是兴致很低。随便应了一声,转动着手中的圆珠笔。

“你怎么啦?和女朋友吵架啦?”

黄其淋瞟了他一眼,“哪来的女朋友啊。放学后大好的约会时光不是都拿来跟你相伴了嘛。”

“你多久走?我能不能去送你?”

黄其淋放下手中的笔,转过身正视着敖子逸。

“送我干嘛?你周末自己在家好好看书写作业才是。”敖子逸嘻嘻一笑,“还是说……你舍不得我?”

黄其淋低下头盯着地砖之间的缝隙默不作声。

敖子逸突然反应过来好像不该对青春期的男孩子开这样的玩笑,正想着如何岔开话题,对面的人出了声。

“嗯。”

又是那种,很轻很轻的声音。和第一次来这个办公室的时候一样。

但这次,敖子逸听得很清楚。

“我舍不得你,我不想你走,敖子逸。”

黄其淋抬起头来对自己对视。应该是夕阳太耀眼了吧,他的眼睛,才会那么亮,那样闪闪发光。

“我……”

敖子逸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办公室里太安静,只听得见略为聒噪的空调运转的声音。

“不让我去送你。你就得补偿我。”

黄其淋站起来,把书本和笔袋收进书包里。

“这周三我们和2班有篮球赛。我会上场。”把书包背在后背,理了理自己校服的衣摆。“你得来看我比赛。”

走到门口时这人又猛的一转身,“还得请我吃冰!我这次要奇异果味儿的!”双手指指敖子逸又指指自己,做出“我的目光锁定你的动作”,配上狡黠的一笑。

“拜拜啦!”然后关上门轻巧地闪身出去了。

留下敖子逸一个人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人设好像反了吧???不过,倒是听说他平时还是个挺逗的人。

敖子逸这才发现,这个人身上还有好多自己没看到的东西。

稍稍斟酌片刻,敖子逸拿起办公桌上的台历,在星期三的格子上画了一个标准的圆圈。



“黄其淋!加油!黄其淋!加油!”
“黄宇航你最帅!!”
“丁程鑫加油!!!”
“……”

敖子逸还没走到看台,在篮球场边儿上就听到女生们尖叫声了。

哎哎哎,这些女生平时看着不是挺文静的?怎么现在就变样儿了呢??是我见识太少还是时代变了??敖子逸看着看台上一群恨不得把自己投射到篮球场上的女生,心中充满了深深的疑惑。

“好球!”

人群中又欢呼声四起。敖子逸一边往看台走一边伸长了脖子往球场上望。黄其淋拉起宽大球衣的领子抹了把汗,与迎面走来的黄宇航默契地击了个掌。

哦……刚才的球是他进的吗?原来看他长得清清秀秀的运动还是可以的嘛……

黄其淋抬眼的一瞬间与自己对上了视线,还站在台阶上的敖子逸顿时有点无措。黄其淋倒是满不在乎地冲自己的方向挥了挥手。

看台上的女生看着黄其淋在那儿停下,立马摆出一副矜持的样子,理理裙摆拢拢耳边的碎发。却看到他挥手的方向歪的不是一星半点,有些嫉妒又有些疑惑地向那方向看去,脸上的阴沉又转成了灿烂的笑容。

“是敖老师啊!”“敖老师也来啦?”“哎她们不来看的真是亏大了……”

敖子逸摸摸头发,在女生们惊喜的呼声中走到黄其淋放书包的位置边儿坐下。

哨声响起,黄其淋赶忙跑去队友身边。奔跑时却回头看向了敖子逸。

敖子逸顿时有点僵硬。

黄其淋轻轻笑了一下,转过头去。无视了女生们花痴的叫声和敖子逸眼里的呆滞。

上半场比赛接近尾声,敖子逸看着黄其淋一连进了好几个球,表面上鼓掌叫好内心却是大喊着牙白。

这这这……不太妙啊。

哨声响起,比分领先。黄其淋满意地拍了拍队友们的背,然后便三步并两步走上看台坐到了敖子逸边上。

“你怎么过来了?”“下半场没我事儿了。”说着从包里拿出毛巾搭在脖子上,拧开一瓶矿泉水猛灌。

敖子逸看着黄其淋滚动的喉结,被汗水打湿的鬓角,从篮球服里露出的手臂白皙又强壮有力……

“喂。喂?敖子逸?”

意识到的时候那人已经喊了自己好几声了。意识到自己看楞的敖子逸立马坐正清清嗓,装模作样的评论起比赛来。

黄其淋看着他心虚假正经的样子只觉得好好玩。

“喂,敖子逸。”

“嗯???干嘛。”

黄其淋抬起双手抹过耳朵,与第一天他做给自己看的动作一样,挑了下眉坏笑着问,“我帅吗?”

敖子逸只觉得面上发烫。看着那人笑得灿烂竟有些呼吸困难。

“嗯。跟我比起来还是差一点。”敖子逸抓起黄其淋脖子上挂着的毛巾往他脸上糊了上去,“再接再厉,再接再厉。”

黄其淋顺势便接过毛巾擦着汗,笑出了声。


比赛结束,赢了比赛的三人有点开心。走在旁边的敖子逸看着三个少年闹闹囔囔,“那你们去庆祝吧。我就先走了。”

“敖老师别介啊。一起去呗。”黄宇航探出头看着他,“算了算了。我还得回家备课呢……”“可是你答应了要请我吃冰的啊。”黄其淋看着敖子逸,满脸都是委屈。

敖子逸完全忘了这一出,“啊……下次下次!你放心我肯定不会食言啦!那我先走啦!”

“……敖老师跑得还挺快。”丁程鑫看着已经没影儿的敖子逸的方向,忍不住感叹。“阿黄,你什么时候和他关系那么好了?他还要请你吃冰?”

黄其淋笑笑不说话。揽住两个好友的脖子就往前冲,“走!打游戏去!难得我放假是吧!走走走!”

黄宇航和丁程鑫就这样被黄其淋强行拐走了。之前的问题也就不了了之。

回家以后,敖子逸把背包随手扔在一边,倒在沙发上不想动弹。

自己一定是中暑了。

所以才会呼吸急促,才会眩晕,才会脸红。

这跟黄其淋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的吧。

对!一点都没有!就是没有!想着拿起了茶几上的柚子糖剥开了往嘴里塞。

毕竟要好好补充糖分大脑才能充分运转啊!嗯!

柚子糖在嘴里化开,一点点的苦味立马又被酸甜的滋味掩盖住。敖子逸很喜欢这味道。

吹来的风有点温热,莫名的让人舒适。伴着酸酸甜甜的味道,敖子逸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敖子逸走之前,特别告诉这些学生别来送他。“不想看你们哭哭啼啼的,认识我应该是件快乐的事儿啊。如果真的舍不得我就好好学历史吧。”敖子逸站在讲台上说着,悄悄往黄其淋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人却只是盯着窗外出神。

敖子逸突然有点说不清的失落。

离开的那天,敖子逸提着自己的一小袋行李独自来到了汽车站。他不爱买衣服,几件衣服换来换去的穿,行李不多,倒也乐得轻松。

敖子逸在候车大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下。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地震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微信消息上“黄其淋”三个字无比的显眼。

当时倒是自己为了方便给他答疑,硬要他和自己加微信的……

敖子逸有些莫名的心虚,点开了对话框。

“敖子逸。你更喜欢历史还是未来啊?”

这什么没头没脑的问题?敖子逸皱着眉,打下“未来”二字发送出去。

“哦。我还以为你教历史会更喜欢历史呢。”

“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吗。敖子逸字还没打完,对方的消息又来了。

“因为比起历史,我更喜欢未来。”

“和我一起开创未来吧。”

敖子逸看到这句话有些楞。正想着该怎么回复的时候,手机猝不及防地响起,吓得敖子逸差点直接把手机扔出去。

“喂?”“我是认真的。”

黄其淋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比起历史我更想和你一起去未来。所以你要等我。”

“你还欠我一份冰呢。”

敖子逸握着手机无言,良久才有淡淡一句“居然真的不是中暑吗……”

“你中暑了?”黄其淋不自觉皱起眉头。

“没有啦。”敖子逸突然笑了出来。“好吧。看在你这次月考还不错本人又如此帅气的份上,我就等你吧。”




“你还欠我一份奇异果冰呢。”
我就在未来,请你那杯冰吧。



【7049】你的名字我的心事

深夜爆肝作。短篇一枚。
初入圈,有bug有私设,多包涵🙌
请勿上升真人!!!!





休息时间,小男生们大多都在打打闹闹,练习室里全是男孩子精力充沛的笑声与叫喊。

靠着镜子,单手撑在膝盖上顺带托腮的某个少年明显散发出格格不入的低气压。

黄其淋最近很郁闷。

因为他发现陈泗旭从来不肯叫他哥哥。

连敖子逸这个只比他小一岁的,都天天“其淋哥其淋哥”地叫着,笑得可甜。只有他却偏偏对黄其淋不冷不热,好死赖活也就一句“黄其淋”打发了事。

黄其淋表示自己受到了7049点伤害。

但难过归难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嘛。

看着那个从面对镜头都会紧张到哭泣的小男生,现在能够从容的在镜头前展示自己,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喜欢与赞美。想起自己从前带着他跳舞,和他一起合唱的日子,再回首他现在的进步,黄其淋真的很替他开心。

不过还是想听他叫哥哥。

大概是觉得自己被叫“哥哥”的时候,得到了认同和肯定,内心有种莫名的满足感吧。

黄其淋抬眼便看见打闹的男生们,透过人群瞄了一眼坐在对边捧着手机玩游戏正嗨的陈泗旭,内心感慨万千。

哎,我这堂堂娱乐公司的boss,舞社最拽黄其淋,什么时候能熬出头啊。




看着天天粘在一起的张真源和陈泗旭,黄其淋更郁闷了。

两人的合唱的确是很不错。声线非常合,听着让人非常的舒心。

可是私下也要这么黏吗!

以前眼睛骨碌碌转着说“我想跟你一组”的陈泗旭呢!都是我带着只黏我的陈泗旭呢!

关键是,他都没怼过我!都只怼张真源!

黄其淋想到这儿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我不会是抖M吧……”

摇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摇出脑海,再次把视线投向面前的两个连体婴。

哎,弟大不由哥啊。自己一手带大的小泗旭啊跟着别人跑了啊。本孤寡兄长心里很落寞。

哦还是个旁边得批注(官方未认可的)孤寡兄长。

寒叶飘逸洒满boss的脸。今天的boss也是忧郁的。

晃眼又看见两个小朋友抱在一起,牵着小手晃晃悠悠,笑嘻嘻的样子可好看。

黄其淋心里突然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那种感觉有些难受,压抑到难以呼吸。好像好兄弟之间的简单吃醋更加难熬一点。

黄其淋轻锤着自己的胸口,却没能减轻胸腔里的不适。

“太累了吗?”嘀咕着拿起了水瓶猛灌一口,却差点被梗到说不出话。黄其淋这才相信喝水也是可能被噎到的。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潜移默化中,悄悄变了。





不久后到了四月月考。

所有的小伙伴都看出今天黄boss心情超级好。不但穿着一件炫酷的黑夹克开启花样撩妹模式,眼睛不断放电,嘴角偶尔邪魅一笑,连凹造型的时候笑容都收不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有心要撩屏幕面前某个姑娘了。

黄其淋自己也觉得心情很好。

久违的又能和陈泗旭合唱了啊!虽然只有开场短短的30秒。不过自己真的也很满足啦。

看见陈泗旭偷偷瞟自己,转过头去对望却把视线又转开,害羞的样子真的是可爱到不行啊。

“把我的灵魂也带走”,好,你的灵魂哥收下了!装模作样的像抓住什么似的放进自己口袋里,幼稚得就像个三岁小孩,可自己实在是忍不住了啊。

真的,好开心啊。

好像能够理解一丢丢易师兄的弟控情结了。

啊呀,我们队输了啊?

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丁程鑫,我居然还是没有一点懊恼的情绪。我内心还是飞扬的。

黄其淋内心纠结着听完了老师的惩罚内容。

蒙眼……背……吃蛋糕……感觉也不是很难?赢的队伍里挑人?嗯,陈泗旭不是赢的那队里的吗?

笑眼盈盈的转身却差点一秒破功。

张真源你怎么回事!怎么还和陈泗旭抱一起呢!没看见天天找你吗!

“喂!张真源!惩罚开始了开始了!”

黄其淋一边指着张真源一边朝那边走去,趁着天天把他俩拉开了便把陈泗旭拉到了自己这边。

垂眼便看到某人一脸懵逼外加有点害怕的小动物眼神。

“……你这什么眼神。怎么感觉你在怕我。”

“没,就感觉你刚才有点凶……”

呃,我刚才有很凶吗?黄其淋回想刚才自己的动作,好像都是一气呵成的,也没注意表情管理。

“哦,没有我闹着玩呢。走吧我们先去完成了惩罚再说。”

“3,2,1!”陈泗旭一下跳上黄其淋的背,后者却没觉得有什么负担。

这家伙怎么还是这么轻,有没有好好吃饭。黄其淋想着,身上的人却出声了。

“……够不到。”

“欸?那这样呢?”黄其淋这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把背又打直了一点。

“不行啊还是够不到。”陈泗旭有点急了,毕竟旁边航鑫组张牙舞爪的靠过来的确让人颇有压力……

“快快快我要吃那边那个!”听到丁程鑫的声音和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黄其淋的吃货本能(?)突然爆发了。

“谁在我面前吃东西!”要吃也是让陈泗旭吃啊!他那么瘦!

果断改用抱的把陈泗旭举起来,“这样呢?能够到吗?”“直接用手扯下来吧”“小心一点啊”“欸给我留一点啊!”

黄其淋笑嘻嘻的吃下了陈泗旭分给自己的半个面包,却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想不起上一次这么急切的瞬间是在什么时候了。






黄其淋觉得自己病了。

心口难受得越来越频繁,喝水被呛吃饭被噎这种事也是越来越平常了。

都源于四月月考之后,黄其淋在某天吃饭的时候终于逮住机会,缠着陈泗旭不放,只反复问他一个问题。

“陈泗旭你为什么不叫我哥哥啊?”

陈泗旭最开始只是躲闪,左躲右躲发现自己大概是躲不过去了。

黄其淋看着面前的人深吸一口气,一副要干大事的架势。

这,这是怎样?不就是问他为什么不叫自己哥哥吗,为什么气氛一下子变得这么凝重?

“因,因为,没把你当哥哥啊。”

然后发言人捂着脸跑开了。只留下黄其淋一个人呆滞地站在原地。

黄其淋听到了自己心碎一地的声音。

这就是,自己没得到他认可的意思吧……

黄姐姐看着自家弟弟整天唉声叹气的样子也是纳闷,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找了个时间把幽怨的弟弟拖进房间准备好好开导一下。

“其淋,你最近怎么了?整天唉声叹气的,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给姐姐听啊?这样会好受一点。”

“姐……”黄其淋无神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我是不是很差啊?”

“你怎么会这么想?”黄姐姐感觉超级奇怪,自己弟弟从来不会这样自怨自艾的。“怎么了?”

“我……特别想得到一个人的认可。可是,他好像,并不认可我。”

“ta?认可?”黄姐姐瞧着弟弟落寞的样子,好像猜到了点什么。

“还有啊,我最近有些不舒服。就是胸口经常闷闷的,喘不过气,连喝水都能被呛到……”

“你是不是想到那个ta就不舒服了?”黄姐姐嘴角带笑,看着黄其淋一脸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望着自己。

“姐你是半仙吗???”

“我不是半仙。我只是比你懂得更多一点~”黄姐姐宠溺地揉乱了弟弟的头发,“你呀,是喜欢人家吧?”

“哦……啊?!”

“没事儿!我不会告诉爸爸妈妈的!不过要适可而止不能影响学习哦!”黄姐姐笑嘻嘻地走出了房间,留下了黄其淋一人原地脑袋当机。

我喜欢他?

我喜欢……陈泗旭?

黄其淋躺倒在自己的床上,觉得头痛的同时。还感觉脸颊有些发热。







越来越无法直视陈泗旭了。

黄其淋休息时间又缩在角落,悄悄地注视着和张真源打闹的陈泗旭。

尤其是想到“没把你当哥哥啊”,就觉得心痛到窒息。

不行,我不能这样下去。

他哪里不满意我,我改还不行吗。

于是黄其淋又把陈泗旭逮住了。


“黄其淋……你干嘛。”

“泗旭啊。”黄其淋笑嘻嘻地,尽量不让对方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上次你不是说没把我当哥哥吗?”听到这个陈泗旭突然有些紧张,不知所措地抓住衣摆。“……你生气了?”抬起眼小心翼翼地询问,一副被欺负的模样。

“没~有~啦!我就是想知道你是觉得我哪里还不足?我会继续改进的!”

“呃,哪里不足?”

“因为!你看,我带了你这么久,你都不叫我哥哥,肯定是觉得我哪里还不好吧!”

陈泗旭低下头,把手里的衣角扯来扯去。

“你没有哪里不好啊……”像小猫一样的声音,细细地在空气里传播。

“啊?”

“我觉得你很厉害啊。唱歌很厉害,跳舞也很帅。”陈泗旭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还是不敢抬头。

黄其淋简直欲哭无泪。

“没事的我真的没生气。只是想让自己继续进步而已……”

陈泗旭难得打断他,“不叫你哥哥,是,是因为。”

“因为别人不是,都,都在叫你其淋哥吗。我想区分开来。”

“而且我不想被你当成弟弟,就,就想和你一起进步。感觉叫名字,是不是会更近一些……”

“就是这样……”说完把脸紧紧地捂了起来。

黄其淋再次听见了自己心里的声音。

这次可不是心碎咯。

是心动的声音。

“泗旭~!”

“呃,啊!”猝不及防落进了一个怀抱里,陈泗旭感觉自己脸烫的就快爆炸了。

黄其淋蹭着陈泗旭的头顶,笑得像某种满足的大型犬。




之后的之后,他们又有了合唱。能自然的对视。可以相视一笑。

陈泗旭还是会很害羞,但是在黄其淋面前笑得灿烂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也许他还不能理解这种酸酸甜甜的,让人有些不能呼吸的情愫是什么。但是没关系,我也不是太了解。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去一起感受这份美好的情感。

你的名字,成为了我最甜蜜的心事。

END